程舟带着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继续摁着顾桥的头,挤了一手心的洗发水,在她头上揉了揉,很快搓出一大团泡沫。

白色泡沫被阳光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空气中飘满橙花的香气。

男孩修长有力的大手将女孩的头重新摁进水盆,洗掉泡沫,换清水虑两遍,吹风机打开热风一档,吹一吹,半干的时候关掉。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干惯了的。

顾桥坐在椅子上,脖子围上一块大大的布料,一边梳头一边转身说道,“小舟哥哥,赵何说你上次给我剪得像狗啃的。”

“听他瞎说。”程舟从屋里拿出来一把剪刀,弯腰在女孩的齐耳发上比划着说道,“今天就修一下吧。”

他个子高,腿又长地过分,弯腰还要屈着腿才能与她的头发保持视线平行。

咔嚓咔嚓几下,程舟收起剪刀,拿起一条干毛巾,擦掉顾桥脖子上的碎发。

他转身拿着一面小镜子递过来,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弯了弯,扬起唇角笑了笑说道,“好了,今年就流行这种的。”

顾桥看了一眼,觉得赵何的眼光真特么犀利,越来越像狗啃的了。

所以今年是流行狗啃头?

看出了女孩的满脸嫌弃,程舟在她头上摁了一下,同样嫌弃道,“人丑就别怨理发师了。”

手机铃声响起,程舟摸了摸口袋,一边对正在准备进屋的顾桥说道,“最近几天别吃冰。”

被他这么一唠叨,她才想起来自己的生理期也就这几天了。

啧,小舟哥哥真是,可以说是比女人更了解女人了。

顾桥和程舟家住一楼对门,从父辈开始就一直生活在这里。后来程家做生意发了大财,买了大别墅搬走了。程舟出生后,家里大人忙又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扔给保姆带,就寄放在奶奶养着了。

程舟第一次见着顾桥是隔着她家厨房窗户,两岁多的小女孩,渴极了,不知道是怎么爬上的灶台,趴在水龙上的喝水,十二月的天,一身一脸全是冷水。

她妈妈上的夜班,正在卧室补觉,还什么都不知道。

干干瘦瘦的小女孩,从水龙头上抬起头,看见窗外的漂亮小哥哥,咧开嘴巴笑。一个没坐稳,差点从灶台上掉下来摔死。

程奶奶牵着大孙子的手站在外面看,几乎被这一幕给吓出心脏病,从那之后,顾桥基本就是在程舟家养着了。

顾桥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程舟已经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披身上了。

白色的运动上衣,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十七岁的少年一身清清爽爽,长腿迈地大,走路带起一阵风,清清淡淡的柠檬香扑了过来。

顾桥使劲吸了下鼻子,跟上来,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弯了弯,露出一对好看的小虎牙,以及浅浅的小酒窝,她晃了晃程舟的胳膊,仰头看着他,巴巴道,“小舟哥哥,我也要去。”

程舟微微拧眉,哄人似的笑了笑,“赵何他们在学校后门跟收保护费的打起来了,你在家等着。”

“带我去玩嘛。”女孩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撒娇,尾音拉的又长又软。

程舟对此没有任何免疫力,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她一撒娇,他就受不了。

他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小丫头眼神活络地很,一看见情况不对,能跑地比兔子还快。

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一簇簇苔绿色的小草从石板缝里钻出来,男孩腿长走得快,女孩小跑着跟上,脚步踩在男孩踩过的地方,风吹过来,空气中是柠檬混合着橙花的香气。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像镀了层柔软的金光,从她的角度能看见他雕刻精致的侧脸,剑眉下一双天生含情的桃花眼,白皙的皮肤衬地一双薄唇显出淡淡桃色。

娇小玲珑的女孩微微弯起唇角,眼睛里漾着柔柔笑意。

她的小舟哥哥啊,真好看。

“偷看我,嗯?”程舟回过头,在顾桥脑袋上拍了一下,“看路。”

他的声音带着磁性,有青春少年特有的清朗,因为被风灌了一喉咙,平白染上了几分低哑。

顾桥远远看见赵何、崔久跟三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她停下,躲在一棵树后面,看着程舟走了过去。

赵何和崔久被人揍地很惨,摁地上捶的那种。程舟加入之后,战况出现扭转。

双方对打的时候,顾桥看见远处走来两个人,再近点就看清楚了,一个是他们班的班主任,一个是年级主任。

这帮子傻逼,打架还能挑到学校后门,这不是等逮吗,尤其是这个年级主任,一肚子坏水啊简直。

几个打架的打地十分投入,难舍难分,缠缠绵绵,丝毫没注意到周围的动静。

顾桥躲在树后面,看见班主任往程舟他们那边看了一眼,转头对年级主任说道,“走吧,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

“我看那个高个的有点像程舟啊。”

“吴主任你看错了,程舟是个什么孩子,整个一中谁不知道,长得好,家里有钱,成绩又好,上学期期末考试又是年级第一吧,这会儿肯定在家头悬梁锥刺股地认真学习呢。”

“我怎么听人说他最近老在学校外面跟社会上的小混混打架呢。”

“你听错了。”班主任对年级主任说道,“走走走,请你吃饭去。庆祝吴主任您即将升任副校长。”

……

看着老师们走远,顾桥松了口气,踮起脚往程舟那边看了一眼,对方已经全被揍趴下了。

确认环境安全之后,她转身去旁边小卖部买了几瓶水。

等对方被揍地狼狈逃窜之后,顾桥拎着三瓶水走了过来,一人给发了一瓶。

打架辛苦了,维护世界和平辛苦了。

程舟就手上出了点血,赵何和崔久就惨了,脸上挂了彩。

程舟接过顾桥递来的水,拧开瓶盖,一口气喝掉大半瓶。

几个人分别,崔久家在北边,程舟顾桥和赵何一路往南走。

回去路上,顾桥有点担心地说道,“刚才班主任和年级主任从那边路过,也不知道认出你们来了没有。”

程舟单手插兜里,低头踢着地上的一小块石子,丝毫不在意。

赵何也跟没听见似的,对着顾桥就是一阵笑,“桥桥,你头发又被狗啃了,丑死了啊。”

程舟突然停下脚步,眼神冷了冷,转过身,拉过赵何的领口,“你刚才说谁丑,说谁?”

“说崔久的,崔久。”赵何偏着头,伸出手指戳了戳程舟的胳膊,求饶道,“松开松开,疼死了。”

程舟松了手,赵何揉了揉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真特么护短。”

顾桥摸了摸自己的狗啃头,抿唇笑。

刚才在家不知道是谁,说她什么人丑不能怨理发师。

赵何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哭诉道,“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竹马青梅竹马,小舟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偏心。”

然后他的哭诉就被忽略了。

“你衣服什么时候划破的。”程舟在顾桥腋下后方戳了戳,“这里。”

他手指带着凉意,透过那道口子,触碰到她的皮肤,她身体一个激灵,偷偷颤抖了一下。

顾桥回了下神,眼神闪躲,抬起头看着天空,“啊,这个啊,是刚才在树边上蹭的吧。”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这件衣服二十九块九一件呢,死贵死贵的啊操!”

“别他妈跟人学说脏话,回家换下来送到我那,给你补一下。”程舟盯着那道撕坏的布料口子,脑子里开始思考,用哪种针法修补会比较合适。

那时候的他心思全在一身巧夺天工的缝补技术上了,竟没有留意到透过划破的布料,露出来的那一小片白皙如玉的肌肤是何等的诱人。

回到家,顾桥将换下来的衣服送到程舟家,顺便在他家吃了个晚饭才回去。

程舟打开针线盒,就着灯光穿针引线,这个口子挺宽一条,直接缝怕是不好看,需要同颜色的布料垫个底。

程舟在针线篮子里翻了翻没翻到,转头看见衣架上挂着一条丝巾,是昨天爸爸妈妈来看他的时候忘了带回去的。

刚好跟顾桥这件衣服颜色一样,别提多合适了。

程舟拿着把剪刀,刺啦刺啦一下将丝巾剪开,弄了块布料垫在里面,缝好之后,用手扯拉一下,对着灯光看了看,嗯,很自然。

不愧是二十九块九一件的衬衫,随便缝补一下都很好看。

程奶奶洗好碗,来到客厅,捡起地上的破丝巾,使劲在程舟脑门上戳了一下。

“败家孙子哦,怎么把你妈妈的爱马仕丝巾给剪了!”

第2章

晚上八点半,顾桥坐在台灯下,低着头,一手摁着一个已经开好了表盘的电子手表,一手拿着一把抗磁镊子,灵巧地穿梭在各个电路元件之间。

她从小就对修东西特别感兴趣,没事就喜欢东拆拆西拆拆,关键还能原封不动地组装回去,最关键的是组装回去了还能用。

她学习不好,能进市一中完全是托了程舟爸妈的福。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光荣的修表师傅。并且连标签都给自己贴好了,中国最美修表师傅。

怎么样,是不是很尬。

客厅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顾桥飞快将手上的工具和修了一半的电子手表收进抽屉,上锁,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转身闭上眼睛。

江琴换好鞋,洗好手,在沙发上躺了一会,从冰箱里拿出来几个包子,放在蒸笼上蒸,这是她的晚饭。

不多一会,卧室门被推开。

“这么早就睡了,作业写完了吗?”江琴的嗓门很大,带着点粗糙,长期在厂房车间那种噪音环境下工作,说话习惯了大声。

顾桥没动,假装自己已经睡了,虽然她也知道妈妈不会相信。

江琴走过来,掀开顾桥的被子。

床上的女孩睁开眼睛,人没动,跟江琴对视着,一双大眼睛里无波无澜,好像是将自己整个人与这个世界隔绝开了一般,带着点面无表情的冷漠。

“你这什么眼神,谁欠你钱了还是怎么样。算了算了,一看你这样就烦,当初就不应该生下你,要不是你,妈妈也不会错过高考,一辈子累死累活地给人打工,饭都吃不上一口热的。”

这样的话,这样的语句,这样嫌弃烦躁的表情,顾桥从小听到大。反正她都已经习惯了,也就无所谓受伤不受伤。

江琴看顾桥没反应,抱怨得不到回应,狠狠带上门出去了。

顾桥从床上起来,将卧室门反锁上,重新回到书桌前,将抽屉里修了一半的电子手表拿出来,挥舞着小镊子,继续修了起来。

有人烦躁不安的时候喜欢喝酒,有人喜欢抽烟,有人喜欢大哭。顾桥有她自己的方式,她修理元件的时候最幸福,思维跟着穿梭在各种电路图里,像奔跑在金绿色的田野,在这一方小小的世界里,她是绝对自由的掌控者。

修好电子手表,顾桥躺在床上,数了一千只羊之后还是睡不着。

于是拿出手机给程舟发了条消息,“小舟哥哥,我睡不着。”

她放下手机,坐起来,眼睛盯着外面的院子,安安静静地等着。

她的房间连着院子,顾桥家的院子与程舟家的院子隔着一道矮墙。

很快,程舟就从墙上翻了过来,拿出钥匙开门进来。

他身上穿着一套月白色的睡衣,丝绸质感的,月光下似有流动的光晕。

顾桥看到程舟,一看到那张脸,所有的烦恼和不安就都没有了,只剩下无边的安宁。

程舟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顾桥床头,手里拿着一本英文词典,借着台灯灯光,低头看了起来。

顾桥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唇角微微扬起,笑容清甜,像一个被全世界呵护备至的小婴儿。

她偷偷睁开眼睛,柔黄色的灯光下,他的表情认真而专注,嘴唇一张一合,默念着英语词句。

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将左手大拇指放在唇瓣上缓缓地移动磨蹭,那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若是这个时候,那一双天生含情的桃花眼盯着人的眼睛看,不是挑逗,却显满目风流。

“眼睛闭上。”程舟抬头看了顾桥一眼,“睡。”

顾桥重新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从小到到都是这样,她失眠睡不着了,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能很快入睡,比任何安眠药都管用。

程舟站起来,帮顾桥掖了掖被角,翻开摊在书桌上的试卷看了一眼。

一题没做,就卷首姓名一栏写上了顾桥两个字。

程舟坐下来,左手拿起笔,刷刷刷写了起来。

他不是左撇子,但右手写字实在是好看,好看到老师一下就看出来了。只好用左手。

一张英语试卷写完,程舟看了看,字迹跟蚯蚓爬的似的,跟卷首的顾桥两个字,一看就是同一个人写的。

这个作弊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

程舟帮顾桥理好书包,打开通往小院子的门准备回去。

一阵夜风吹来,透着秋的凉意。

他重新返回去,拉开顾桥的衣柜,蹲下来,熟门熟路地从柜子底层拿出了一件红色的秋裤。

正要起身关上柜门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一下落在了他头上。这个懒丫头,衣服又没叠好放,胡乱塞进去的。

掉在他头上的这个东西,闻起来像是洗衣液的香味混合着淡淡的牛奶味,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味道。

非常地陌生。

不过很好闻就是了,像是加了某种迷魂香,程舟多闻了几口,真挺好闻的。

他将掉在头顶的东西拿了下来,手指触摸起来,软软的,中间加了铁丝之类的什么东西。

啥玩意。

日。

程舟将手上的东西胡乱塞进了衣柜里关上。

他想了一下,觉得这没什么,两人小时候天天光着屁股一块玩,还在同一个澡盆里洗过澡,她什么样子他没见过。

程舟将那条红色的秋裤叠好,放在顾桥的床头,留了张纸条。

“穿秋裤!”

第二天,顾桥醒来,看了看床头,她家竹马小哥哥又要逼她穿秋裤了。

每年降温的时候都是如此。

她挺高兴的,妈妈从不会提醒她加衣服,爸爸就更不会了。正是因为有了小舟哥哥,那种被全世界忽视和抛弃了的感觉才从没有侵入过她的内心。

高兴归高兴,感动归感动,但穿,还是不要穿的。

吃好早饭,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一起朝学校走去。

学校离家近,走路过去也就十来分钟。

秋天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男孩走在前面,长腿迈地悠闲,女孩的脚步看起来就显得匆忙了些,不然她跟不上。

两人读高二,在同一班,坐前后位。

十几年来如此。

一来到教室,程舟就被班主任老金叫出去了。

“程舟,你看看你,啊,周末不好好学习,跟人打架,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最近学习退步了你知道吗。”老金个子矮,看程舟的时候还要仰着头,紧紧皱眉道,“有那个时间跟人打架,不能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吗,啊,你看看你这次月考才考了几分,就比年级第二多了十分。”

对好生打压对差生鼓励,是老金教学生涯的一条铁则,就好比他要是教训起顾桥,该是这样说了,“顾桥啊,你看你,小脑袋那么聪明,只要稍微认真点,肯定就是清华北大的料啊。看你修东西很有一套,将来就是要进入国家航天局修理宇宙飞船的啊!”

顾桥往走廊那边看过去,他穿着白色外套,浅蓝牛仔裤,站在银色的金属栏杆前面,虽说正在挨训,嘴角却是漫不经心地扬起,阳光落在他茶色的眸子里,像停留着墨色的蝶。

有别的班级的女生路过,难免要偷偷看上几眼,三两成群嘀嘀咕咕,校草哎,大帅逼哎,梦中情人想睡哎。

还有拿手机偷拍的。

顾桥瞥了瞥嘴巴,作为一个女生,能不能要点脸,矜持一点,看见帅哥就要偷拍,跟强jian有什么区别。然后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划拉开相册,点开,里面全是程舟的照片。

嘘!她偷拍的。

他眼睛啊,真好看,桃花眼哦,面无表情地看人的时候都像是带着深情。他的腿啊,真长,满屏幕都是腿,到她腰了。

就是这双腿,她小时候经常抱着啃,弄得他身上都是口水,被他嫌弃地要死。

……

“桥桥,你的鞋子是新款哎,很贵的!”同桌路冉突然嗷呲一声,把顾桥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心疼道,“我小舟哥哥送的,说是在八安路买的,三十八块钱一双呢,贵吧,我也觉得贵。”

三十八块钱呢,心都在滴血!

八安路是榕市有名的服装鞋帽批发市场。

后面的赵何听见顾桥的话差点笑出声来,程舟去八安路买东西,开什么国际玩笑。就她脚上那双鞋,三千八还差不多。

赵何嘴巴张了张,没说话。以顾桥这种小财迷扣门儿精属性,要知道自己脚上穿着三千八一双的鞋,能吓地脱掉供起来。

路冉蹲下来,盯着顾桥的鞋子研究了老半天,站起来说道,“哪家店买的,防地跟正品似的,三十八块是吗,回头让程舟帮我也带一双呗。”

赵何在喝水,差点一口喷了出来。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是这么蠢的吗。

“那你给我小舟哥哥跑路费,加起来五十块吧。”顾桥算了算,这中间能赚十二块钱的差价,她坐公交车,来回四块钱,到手能赚八块。

赵何已经听不下去了,他觉得是贫穷限制了这些女人的想象力,是贫穷显得她们愚蠢。

他起身,朝教室后门走去,刚出门就对上了班主任老金的眼睛,想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被叫去一块受训去了。

“赵何,你看看你,多聪明的孩子,啊,体力又好,打起架来一个顶俩,将来是要当运动员为国争光的啊……”

挨训就挨训吧,总比在教室里被那群女人蠢死的好。

第3章

老金还在苦口婆心地巴拉巴拉巴拉,教室里英语课代表站在讲台上扯着嗓子喊,“周末发的英语卷子有人做完吗,就上周五放学发的特别难的那张,有人做完吗?”

顾桥将程舟帮她写的卷子交了上去。

他自己呢,不用问,肯定又是一个字没写。

这人有个特别坏的毛病,除了考试,平时发的文科类试卷一个字不带写的,一般就从头到尾看看,心里做一遍就完了。

臭屁地一塌糊涂。

年级主任过来巡查。顾桥的耳朵又尖又灵,老远听见了那熟悉的令人讨厌的脚步声。

她翻开语文课本,摇头晃脑地读了起来,“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

年级主任站在教室前门,看了一下出勤率和教室纪律。

这个年级主任姓吴,外号吴良心,巡查的时候有个民怨沸腾的坏毛病,每到一个班级,都要揪出来一个学生进行批评教育。

眼前,同学们不是在念书,就是在写字,一边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犯什么事。没一个敢抬头看的,生怕视线交汇之后会被揪出来骂。

顾桥将脸埋在课本里,继续读道,“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

年级主任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了下来。

“顾桥,你出来。”

顾桥合上书本,往教室门口走去。

她和这个吴主任之间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顾桥最近经常在学校贩卖矿泉水饮料什么的,劫了吴主任家小超市的百分之三的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了。

原本有点乱糟糟的教室很快安静了下来,吴主任清了清嗓子,“顾桥同学,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顾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年级组接到匿名举报,说你最近经常高价售卖矿泉水。”吴主任语重心长道,“家里有什么困难,反应给学校,可以申请助学金。你昧着良心赚同学们的黑心钱可就不对了。”

说完看了看顾桥,一低头看见了她脚上的鞋子,然后他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这个吴主任人矮又很胖,起码两百五十斤,肚皮上衬衫崩地老紧,好像随时都能开裂一般。脸上的肥肉将眼睛挤得只剩下一条线,看人的时候显得阴测测的。

一中的副校长被调到隔壁三中当正校长去了,副校长一职空缺,有消息说八成就是这个吴主任接任,未来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

“农夫山泉一块五一瓶,汇源果汁三块一瓶。”顾桥小声道,“每样都比您家超市卖的便宜了五毛钱。”

吴主任被怼地满脸通红,脸上的肥肉颤了一下,强忍着怒火说道,“不管怎么样,在学校贩卖东西都是违反校规的。”

“是要被请家长的!”

但凡再顽劣的学生,只要请出家长两个字,十有八九都会收敛起来,再放肆的也能老实地跟小绵羊似的,哭着喊着不让叫家长。

哪知,眼前的女孩突然笑了笑说道,“好啊。”稚嫩的小脸看起来有恃无恐,特别欠揍的样子。

吴主任,“.…..”

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教室里原本压抑的气氛突然被打破了,就在吴主任说出让顾桥请家长的时候,甚至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

“吴主任,我是顾桥的家长,您找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把吴主任吓了一跳。

他转头看见程舟,怔了一下,老金过来,乐呵了一下说道,“还真是,顾桥每次的家长会都是程舟给开的,不是亲哥胜似亲哥。”

对顾桥来说,程舟之于她,是哥是妈更是爸,他给了她全世界最好的爱。所以当后来,程舟压着她,让她叫爸爸的时候,她也能叫得特别大声,还特别动情不做作。

程舟个子高,加上他眼神带着一丝冰冷,强大的气场透出来的寒气很容易令心虚的人感觉一股巨大的压迫力。

吴主任挪开眼睛,他是个欺软怕硬的势力角色,他不敢直接撞程舟,毕竟他家给学校捐的新实验室都还在建。

“我家桥桥不懂事,下回不犯了便是。”程舟给出了台阶。何况他本来就不赞同顾桥在学校里面卖东西,多累啊。问她是不是缺钱,她也不说,硬塞也不要。小小的一个人,一米六都不到的小家伙,自尊心不得了。

“行吧,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吴主任顺着台阶就往下爬,语气也明显软了下来,“五百字检讨,今天放学之前送我办公室。”

顾桥低着头哦了一声,吴主任看了她一眼,拖着肥胖的身躯往隔壁班级去了。

程舟回到座位,发现抽屉里有两个信封,一看是粉红色的,赶紧就给扔了。

谈恋爱的什么的,他暂时还没有想过,觉得现在的日子就很好,每天上课认真学习,课间去操场和三五好友打打篮球,偶尔打打架用来发泄过剩的精力。

剩下的时间嘛,带桥桥吃饭,带桥桥上下学,给桥桥洗头补衣服,做好吃的给桥桥吃,每天看着她笑。

若是突然多出来一个女人,要陪她吃饭,送她回家,哄她开心,想想就麻烦。

坐在后排的崔久从垃圾桶里面将情书捡回来,在程舟面前晃了晃,“小舟哥哥,你又伤了人家的少女心哦。”

程舟看了崔久一眼,问他,“作业写完了,陈情表会背了吗,过去完成时和未来过去式搞清楚了吗?”

崔久一时语塞,因为他统统都没有做到。

程舟继续埋头看书。

顾桥回过头,一把将崔久手上的情书抢了过来,拆开,直接看信纸下面的署名。

然后拿出一个本子,一笔一划地记了下来,“高一(3)班的王艳艳,隔壁三中高二(6)班的马雪丽。”

她的这个小本子专门记那些妄图做她嫂子的妖艳贱货的名字。

从高一开始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她的小本子都已经快记满了,把这些女孩组织起来,能绕学校篮球场好几圈。

顾桥回过头,拿笔戳了戳程舟的胳膊,满眼期待地看着他道,“小舟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程舟正在看数学题,听见顾桥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狗啃式发型说道,“反正不是你这样的,你头发真丑。”

说的好像不是他剪的似的。

赵何凑上来,乐道,“就说嘛,跟被狗啃过了似的,豁了好几块,丑死了。”

其实赵何一直不太明白,去理发店剪头发多方便,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剪。弄得到处都是头发渣渣不说,还他妈丑地要死。

对顾桥和程舟来说,这是他们之间的某种默契。从幼年,他用稚嫩的小手,帮她剪掉第一根头发丝开始,她的发型就由他来承包了。

程舟把手上的笔往桌上一摔,转头看着赵何,“你说谁丑?”

赵何跳起来就往教室后门跑,关顾着乐呵了,都忘了程舟这人有多护短了。

顾桥看着程舟起身追着赵何揍,一点都乐不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日历,离程舟的生日只剩下半个月了。

顾桥偷偷摸摸地从书包里拿出来昨天晚上修好的电子手表,到后排座位,递给一个同学,并收取了二十块五毛钱的维修费。

她在学校里面卖东西,修东西,偷偷存钱,是为了给程舟准备生日礼物。

头十几年吧,她每年都会送程舟生日礼物,妈妈从文具厂带来的铅笔橡皮,小区门口水果店打折的苹果,甚至于在路边采的野花,随手都能当生日礼物给送出去。

顾桥知道的是,不管收到什么,程舟都很开心。

顾桥不知道的是,她送他的铅笔,用到最后笔杆短地都握不住了,他会缠上几圈纸筒当笔杆继续用到没铅。她送他的苹果,就算烂了个洞,他也会把能吃全部吃掉。她送他的野花,就算干地一碰就碎,他也会做成标本镶在玻璃画框里。

如果有类似于那种中国好哥哥好竹马的评选,程舟觉得自己能得第一。

今年,顾桥想送程舟一点特别的东西,要和以前的铅笔橡皮苹果野花不一样。

下午第二节课是体育课,男生们一半在踢足球,一半在打篮球。

顾桥坐在足球场边的人工草坪上,抱着膝盖往篮球场上看,她背对着阳光,脸埋在树荫里。

她目光追寻的那个人穿着一件白色T恤,额间出了不少汗,浸湿了上面的一点头发,看起来有点性感。

惹得球场边上的小女生嗷嗷乱叫,“今天的校草是海风味的,有点甜有点咸。”

“我闻到的是柠檬的味道,有点甜有点酸。”

“诸位,矜持点行吗。啊,帅,想睡!”

“你谁,怎么没见过?”

“我隔壁三中的。”

……

顾桥看了那些女生一眼,翻了个白眼。

那个随时准备递水的,是把校服裙子给改过了吧,肯定给裁短了,半个屁股都露出来了。

那个喊最大声的女孩,嘴巴是涂了口红吧,血盆大口有点吓人。

还有那个长卷发的,肯定擦粉了,还画眉毛了。

不知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吗!

顾桥气地拿出手机,打开某宝,下单了一套十九块九包邮的彩妆。然后低头看了眼校服裙子,太特么长了,回家裁掉点。

程舟抬手擦了擦汗,往顾桥那边看了一眼,茶色的眸子动了动。

她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微风吹过,一头健康的黑发动了动,能看清耳边被剪豁了的一块。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眼神有点沉溺,小巧的唇角微微扬起,等他朝她挥手了,她才慢半拍似的反应过来,冲他笑了笑。

程舟微微拧眉,总感觉小丫头最近很有心事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平时最藏不住事的人竟然有了心事,谈恋爱了?

不可能,她每天和他一起上下学,两家住对门,教室课桌都是前后座。真谈恋爱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再说了,她头发那么丑,哪个眼瞎的会看上她。

“程舟,你眼瞎啊,接球。”

“说谁?!”程舟捡起地上的球,在地上拍了两下,运球跑了起来。

第4章

晚自习放学,校门口人很多,车来车往,小汽车电动车自行车,拥挤不堪。

程舟走在前面开路,顾桥双手抓着他身后的书包,跟着往前走。

门口到处是卖宵夜的小贩,香喷喷的烤地瓜,热腾腾的小馄饨,满是胡椒味的酸辣汤,吆喝声此起彼伏。

程舟回头看了看顾桥,女孩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盯着路边的宵夜摊子看来看去。明明已经看了十几年,却依旧满眼兴奋,新奇地像是第一次见到。

“饿了?”程舟回头问道。

“不饿。”顾桥笑了笑,一双大眼睛弯了弯。

她说的是实话,她并不饿,早在晚自习的时候就被程舟的那些爱慕者们送来的小点心撑饱了。

她只是喜欢待在这种热热闹闹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环境里。

两人穿过校门口拥挤的街道,拐了个弯往家里走去。

路边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几片叶子在空中打了个圈儿落在地上,顾桥踩着叶子跟上程舟,她转过头,咬了下牙齿,偷偷打了个寒颤。

程舟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往下在她腿上扫了扫,神情冷了冷说道,“你没穿秋裤。”

顾桥有点心虚,赶紧走上来,甜甜地笑了笑说道,“人家忘了嘛。”

她知道,他最受不了她对他撒娇。

果然,程舟将嘴边准备教训人的话咽了下去,看了她一眼,停下来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往她身上一裹。

她人小,穿着他的大衣服像穿裙子。

他上衣只剩下一件T恤,但他靠近她的时候,她依然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息。

连心跳声都清晰了几分。

前面路口有家理发店,店门口的条形灯柱一圈圈转着,玻璃门上贴了一张巨幅海报。

程舟指了指说道,“看见没,你的发型就是照着那个剪的。”

︵︵︵︵

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说请加微信:

(BG,BL,GL,扫文推文等每日新文)

(BG,BL,GL,快穿,NP等Rou/荤菜)

新浪微博(读文少女)(谷夏) 微信公众号(读文少女)

︶︶︶︶

顾桥看了看,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觉得差距有点大,虽说都是bobo头吧,但人家那是齐的还内扣,她这豁了好几块啊。

小舟哥哥手很巧,干什么都很有一手,比如她那件二十九块九的衬衫补地就特别好,也不知是在哪找的布,软软的,垫在里面,一点都感到不到扎。

就是理发技术,特别令人难以接受。

但就算是这样,她也从没去过理发店。

那回升初二,正是爱美的年纪,顾桥被镜子里程舟刚给她剪的头发丑哭了,闹着要去理发店,气得他把手上的理发剪刀一摔,“要那么好看干什么,是不是想跟人谈恋爱!”

顾桥从没见过一向好脾气的小舟哥哥跟她发那么大的脾气,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提去理发店剪头的事了。

好吧,以前剪地再丑再狗啃驴啃,她都认了。但她不能就此向命运屈服,她必须为自己的发型作出拯救和努力!

“小舟哥哥,人家理发店门口写招学徒,您要不要去学两天。”顾桥笑地满脸真诚,“艺名都帮您想好了,Tony还是,您请选。”

“什么意思,你在嫌弃谁?”程舟抬手在顾桥头顶上抓了两把。

顾桥站在理发店门口,踮着脚尖伸着头,满眼新奇地往里面看。理发师拿着剪刀,翘着兰花指,刷刷刷,又齐又利索。

剪得真他妈好看啊,比她的。

“想进去?”程舟一把将她拉了走,侧过脸去,瞧了一眼她的头发说道,“除非我死,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踏进理发店半步。”

顾桥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倒在了他怀里,淡淡的柠檬香涌进鼻腔,她的头贴在他胸口,隔着布料能听见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

“小舟哥哥,你心跳加速了哎。”怀里的女孩抬起头,弯了弯唇角,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眼睛。

她眼睛好看,像盛着星空,他一向都知道,只是第一次发现,她的唇也挺好看的,小小的肉肉的,路灯下泛着淡淡的粉色,像一颗小樱桃。

她狡黠地舔了舔唇,樱桃上泛了层盈盈水泽,愈发可口。

“没事少看偶像剧。”程舟一把推开怀里的女孩,迈起长腿往前走得飞快,像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他得承认,视线停留在她唇上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丝慌乱,第一反应是推开她。

毕竟这个人是他的小妹妹,总不能是想要吻上去吧。虽说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比亲妹妹还要亲的人啊。

是那种谁敢欺负她,哪怕碰她一根汗毛,他就能上去跟人拼命的关系。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欺负她。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说她的头发丑。

顾桥在家门口站了一会,深深地吐了口气,开门进去。

“怎么这么晚回来,这都几点了。”一进门,顾桥就听见了爸爸不满的声音。

“爸,晚自习九点放学。”顾桥边说边将身上的书包放下来,去洗手间洗了下手。

爸爸总是记不住她已经开始上晚自习了,还以为她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来。

顾桥洗好手,往厨房走去,开始洗碗。从碗筷上可以看出来,他们今晚又没做饭,随便在外面带了点东西回来吃的。

在顾桥的记忆中,家里很少开饭,就像她们家的家庭氛围,冷冷清清,唯一热闹的时候就是爸爸妈妈吵架或者妈妈骂她的时候。

对这样的生活,顾桥已经习惯了,所以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和程舟一起在程奶奶家吃的饭。

“我们车间那老李,今天带了个金镯子去上班,到处跟人炫耀,八千块钱买的。那么点破东西有什么好炫耀的,能在滨江区买上一套房子才叫本事。”江琴坐在沙发上,一喝了口茶说道,“说到房子,又涨价了。当年要不是因为生孩子错过高考,我能跟你们一起窝在这吗我。”

顾桥在家里的时候不喜欢讲话,没什么好说的。妈妈张口闭口就是这种话,三句话不离核心。

而这个核心就是,错过了高考,都是因为你顾桥,你就不该出生。过这种苦日子,都怪你顾建邺没本事。

顾桥洗好碗,低头拿起沙发边上的书包。

“哎,你身上的外套是程舟的吧?”江琴一向浑浊的眼神亮了一下。

顾桥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打开卧室门,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

房间隔音效果不好,加上她耳朵又是很灵敏的那种,听见妈妈在外面骂,“人小,脾气倒是不小,这个门迟早要被摔坏,换门不要钱的啊……”

在这样的家庭下,顾桥练就了一个特别厉害的本事,她屏蔽外界的能力特别强,能很容易从一个环境转换进另外一个环境里。

一扫方才在客厅的烦躁,顾桥拿出作业准备写,写好了还有个小闹钟要修,修好了能赚十五块钱。

作业本里掉出来一张纸。

啥玩意?

检讨书,什么检讨书?

顾桥拍了下脑门,今天吴良心让她写的检讨书,说今天放学之前交到办公室的,她写好,随手夹进本子里就忘了。

她看了看手机,这个时间校门还没关,现在跑过去交一下也是来得及的。不然等到明天去交,免不了又要被吴良心骂一顿。

实在是一见到那张脸就烦,早交早完事。

顾桥拿起衣架上程舟的外套裹在身上,揣着检讨书走出卧室。

“这么晚了要去哪?”江琴看了一眼顾桥身上的大外套问道,“程舟家?”

顾桥没说话。

顾建邺躺在沙发上看报纸,看了顾桥一眼也没说话。

顾桥走出家门,虽说外面有点冷,心情却一下子开阔起来了。

她一路跑着回学校,路边霓虹灯闪烁,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风将她身上他的大外套吹地鼓了起来,她将袖口放在鼻尖闻了闻,有淡淡的柠檬香气,独属于他的味道,很好闻。

经过那家理发店门口的时候,顾桥想起程舟的话。

他说,“除非我死,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踏进理发店半步。”明明那么霸道的一句话,偏偏用的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仔细回忆一下,似乎还带着点狠劲。

真他妈帅啊,真带劲啊她的小舟哥哥。

夜色中,女孩弯了弯好看的唇角,继续奔跑在风中。

程舟坐在书桌前,看书的时候注意力有点不集中,他剪的头发就那么丑吗,就那么令她嫌弃吗。

再敢嫌弃,再敢嫌弃下回给她剪个秃的。

程舟站起来,走到穿衣镜前照了照。

啧,不愧是榕市最好的理发店的艺术总监的手艺,剪得贼他妈好了。

显得他整个人特别地帅气无双,跟对门那个狗啃头一点都不一样。

第5章

顾桥一路跑到学校,校门口的人已经慢慢少了起来,小摊贩也已经开始收摊了,好在校门还没关。

顾桥跟保安说了一声,要进去拿一下作业,并出示了学生证。

保安看了顾桥一眼,乖乖巧巧的小女生,笑起来一对俏皮的小虎牙,十分可爱。

就是头发有点丑,剪豁了啊。

“高二(1)班,顾桥。”保安对照了一下学生证,将她放了进去,“快点啊,再过二十分钟就关校门了。”

顾桥走进校门,学校里面没什么人,路灯灯光亮着,教学楼里只有一两个教室亮着灯。

平常在学校见惯了到处是人,整个校园突然安静下来,令她有点不适应。

然后脑子里就开始自动播放恐怖片了。听说每个学校都是建在坟场上面的……

顾桥打了个寒颤,自己吓自己真是太吓人了,要是小舟哥哥在就好了,只要小舟哥哥在,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顾桥拿出手机,划拉开相册,看了几眼程舟的照片,恐惧感被驱散了不少。

往前经过宣传栏,顾桥随意瞟了几眼。

宣传栏边昏暗的灯光下,一张手掌大的照片跌入眼帘,因为光线暗淡,那照片看起来跟黑白的似的,有那么几分恐怖。

主要还是因为,这他妈是吴良心的照片啊,尤其是那双眼睛,白天看起来都觉得阴冷阴冷的,何况这还是没什么人的晚上。

上面几个大字特别显眼,“市优秀年级主任吴大良老师。”

下面的小字应该就是一片歌颂。

都说这回吴良心要升任副校长了,看来是真的,这个节骨眼上,贴这种表扬宣传,一般就是为升职造势的。

顾桥一路小跑着来到办公楼。

整栋楼黑漆漆的,楼下的大门却没锁。

这样也挺好,偷偷把检讨书隔着窗户缝扔进吴良心的桌子上,就不用跟他有面对面的接触了。

顾桥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往三楼去了。

到办公室窗边,拿出检讨书,从窗户缝里扔了进去。

好像有什么声音,书本掉在地上,椅子被踢倒发出咣当一声响。还有人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却十分压抑,有点像哭,又有点像断气似的,嗯嗯啊啊的。

有女人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声音。

顾桥想起来,有一回她和程舟去赵何家玩,赵何家的电脑开着,桌面上有个视频文件,五年高考三年模拟.□□i。赵何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习这么认真了,她一好奇就给打开了。

画面各种不可描述,然后满屋子都是这种嗯嗯啊啊的神吟声。

她还想多看两眼来着,被程舟啪地一下把电源线给拔了。

顾桥弯着腰往窗户里面看,借着月光,果然看见有两个人影交织在一起。她红了下脸,心跳有点加速,想着赶紧走吧。

办公室里面的是哪两位老师,还是老师和学生。学生会不会是被姓侵。

顾桥探着头,又看了一眼,通过体型判断出,男人是个大胖子,很大一个块头,是吴良心。女人一头卷发,不是学生。

不是学生就好。

画面看起来你情我愿,没有欺凌压迫。

顾桥不想多管别人那些狗血事,猫着腰,轻手轻脚地跑了。

一直到楼下,她的心跳都没停下来,主要是那个画面和音效对她造成的刺激太大。平时小舟哥哥管她管的严,从不让她看那种小文小漫。这一下突然来个现场真人版的,她有点吃不消。

那女人身材好,隔着夜色都能看出来,妖娆入骨。就是吴良心那满身肥肉太令人作呕了。

要是换成她家小舟哥哥就不一样了,小舟哥哥身材好,尤其是刚刚在球场运动完,或者跟人打完架,汗水从额间往下流到脖子下面,喘着粗气跟她说话。

那浓浓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喷洒过来,姓感到爆炸啊操。

不知道若程舟知道她在意银他,会是怎么个感受,会揍人的吧,那人可正经了,就那回她无意间点开赵何的那个,五年高开三年模拟.MP4,后来程舟就去书店买了一套,真·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送给了赵何。

差点把赵何气吐血。

顾桥一路跑到学校门口,保安刚把校门关上,看见顾桥出来,给她开了门。

顾桥道了谢,走出校门。

没走上两步就被保安叫住了,“哎,同学,你等下。”

顾桥吓了一跳,虽说她没干什么亏心事,但她这一路子想的都是些不可描述的事。有点心虚。

“怎么了?”顾桥停下脚步,回过头。

保安站在门口说道,“没什么事,就问下,你头发在哪家理发店剪的?”

啊?终于有人欣赏程舟的手艺了吗?

普天之下第一个啊,值得撒花花庆祝的一天啊。

顾桥正要说话,就看见保安满脸嫌弃地说道,“剪豁了啊,哪家剪的,我好避一避。”

于是顾桥摸了摸头发,跑了。

拿出钥匙打开楼道大门,正要开自己家门的时候,程舟家的门开了。

他穿着白天穿的那件白色T恤,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垃圾袋,看起来是准备出去扔垃圾。

“你出去了?”程舟看了看顾桥,皱眉问道。

她小脸通红,看起来有点慌里慌张的。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了一般。

这么晚出去,又是这幅样子,谈恋爱了?

程舟脸色沉了一下,关上自己家的门,将手上的垃圾袋放在地上,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有点烦躁,“这么晚,出去干什么了?”

顾桥将手里的钥匙放回口袋里,抬了抬头,却发现自己没法直视程舟的眼睛,因为刚才跑回来的一路子,满脑子都是他,她有点心虚,低头小声道,“小舟哥哥,你这么凶干什么?”

最近治安不好,前天还有新闻说女学生走夜路失踪的事。他当然是因为担心她的人身安全,所以才会急了点。

顾桥屈起一只脚,用脚尖在在地上来回蹭啊蹭的,低头不看人。

这个动作就说明,她在心虚。要是没干坏事,心虚个什么劲?

程舟走近,抬起一只手,手背抵住她的下巴往上抬,强迫她抬头看他。

他手上力气很大,看起来有点生气,眼神带着非常明显的不耐,茶色的眸子像是罩了层薄纱,令人看不清他究竟在想什么。一双淡淡桃色的唇微微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的样子。

顾桥咽了咽口水,偏过头,抿唇不说话。

程舟看着她委屈巴拉的小眼神,放开手,在她头发上揉了一把说道,“下回不要这么晚出去了,真有事叫上我一块。”

顾桥听着程舟的语气轻松了不少,并且并不打算追她的样子,松了口气,赶紧点头。

程舟转身,拿起地上的垃圾袋,往楼道外面走去。

他背影又高又大,宽肩窄腰,一双大长腿随便一迈就能搅乱满池春.水。

顾桥想起在办公室撞见的那一幕,心跳不由加速了几分。

眼前的人走到楼道门前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她,“桥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第6章

程舟不是没想过小丫头总有一天会谈恋爱,会有不能和他一起分享的小秘密,会嫁人,会不再依赖他。

但她现在还小,学生就应该以学习为重。就算她不爱学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谈恋爱,一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没成熟的小屁丫头,谈什么恋爱。

谈什么谈!

程舟带着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继续摁着顾桥的头,挤了一手心的洗发水,在她头上揉了揉,很快搓出一大团泡沫。

白色泡沫被阳光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空气中飘满橙花的香气。

男孩修长有力的大手将女孩的头重新摁进水盆,洗掉泡沫,换清水虑两遍,吹风机打开热风一档,吹一吹,半干的时候关掉。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干惯了的。

顾桥坐在椅子上,脖子围上一块大大的布料,一边梳头一边转身说道,“小舟哥哥,赵何说你上次给我剪得像狗啃的。”

“听他瞎说。”程舟从屋里拿出来一把剪刀,弯腰在女孩的齐耳发上比划着说道,“今天就修一下吧。”

他个子高,腿又长地过分,弯腰还要屈着腿才能与她的头发保持视线平行。

咔嚓咔嚓几下,程舟收起剪刀,拿起一条干毛巾,擦掉顾桥脖子上的碎发。

他转身拿着一面小镜子递过来,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弯了弯,扬起唇角笑了笑说道,“好了,今年就流行这种的。”

顾桥看了一眼,觉得赵何的眼光真特么犀利,越来越像狗啃的了。

所以今年是流行狗啃头?

看出了女孩的满脸嫌弃,程舟在她头上摁了一下,同样嫌弃道,“人丑就别怨理发师了。”

手机铃声响起,程舟摸了摸口袋,一边对正在准备进屋的顾桥说道,“最近几天别吃冰。”

被他这么一唠叨,她才想起来自己的生理期也就这几天了。

啧,小舟哥哥真是,可以说是比女人更了解女人了。

顾桥和程舟家住一楼对门,从父辈开始就一直生活在这里。后来程家做生意发了大财,买了大别墅搬走了。程舟出生后,家里大人忙又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扔给保姆带,就寄放在奶奶养着了。

程舟第一次见着顾桥是隔着她家厨房窗户,两岁多的小女孩,渴极了,不知道是怎么爬上的灶台,趴在水龙上的喝水,十二月的天,一身一脸全是冷水。

她妈妈上的夜班,正在卧室补觉,还什么都不知道。

干干瘦瘦的小女孩,从水龙头上抬起头,看见窗外的漂亮小哥哥,咧开嘴巴笑。一个没坐稳,差点从灶台上掉下来摔死。

程奶奶牵着大孙子的手站在外面看,几乎被这一幕给吓出心脏病,从那之后,顾桥基本就是在程舟家养着了。

顾桥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程舟已经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披身上了。

白色的运动上衣,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十七岁的少年一身清清爽爽,长腿迈地大,走路带起一阵风,清清淡淡的柠檬香扑了过来。

顾桥使劲吸了下鼻子,跟上来,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弯了弯,露出一对好看的小虎牙,以及浅浅的小酒窝,她晃了晃程舟的胳膊,仰头看着他,巴巴道,“小舟哥哥,我也要去。”

程舟微微拧眉,哄人似的笑了笑,“赵何他们在学校后门跟收保护费的打起来了,你在家等着。”

“带我去玩嘛。”女孩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撒娇,尾音拉的又长又软。

程舟对此没有任何免疫力,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她一撒娇,他就受不了。

他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小丫头眼神活络地很,一看见情况不对,能跑地比兔子还快。

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一簇簇苔绿色的小草从石板缝里钻出来,男孩腿长走得快,女孩小跑着跟上,脚步踩在男孩踩过的地方,风吹过来,空气中是柠檬混合着橙花的香气。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像镀了层柔软的金光,从她的角度能看见他雕刻精致的侧脸,剑眉下一双天生含情的桃花眼,白皙的皮肤衬地一双薄唇显出淡淡桃色。

娇小玲珑的女孩微微弯起唇角,眼睛里漾着柔柔笑意。

她的小舟哥哥啊,真好看。

“偷看我,嗯?”程舟回过头,在顾桥脑袋上拍了一下,“看路。”

他的声音带着磁性,有青春少年特有的清朗,因为被风灌了一喉咙,平白染上了几分低哑。

顾桥远远看见赵何、崔久跟三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她停下,躲在一棵树后面,看着程舟走了过去。

赵何和崔久被人揍地很惨,摁地上捶的那种。程舟加入之后,战况出现扭转。

双方对打的时候,顾桥看见远处走来两个人,再近点就看清楚了,一个是他们班的班主任,一个是年级主任。

这帮子傻逼,打架还能挑到学校后门,这不是等逮吗,尤其是这个年级主任,一肚子坏水啊简直。

几个打架的打地十分投入,难舍难分,缠缠绵绵,丝毫没注意到周围的动静。

顾桥躲在树后面,看见班主任往程舟他们那边看了一眼,转头对年级主任说道,“走吧,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

“我看那个高个的有点像程舟啊。”

“吴主任你看错了,程舟是个什么孩子,整个一中谁不知道,长得好,家里有钱,成绩又好,上学期期末考试又是年级第一吧,这会儿肯定在家头悬梁锥刺股地认真学习呢。”

“我怎么听人说他最近老在学校外面跟社会上的小混混打架呢。”

“你听错了。”班主任对年级主任说道,“走走走,请你吃饭去。庆祝吴主任您即将升任副校长。”

……

看着老师们走远,顾桥松了口气,踮起脚往程舟那边看了一眼,对方已经全被揍趴下了。

确认环境安全之后,她转身去旁边小卖部买了几瓶水。

等对方被揍地狼狈逃窜之后,顾桥拎着三瓶水走了过来,一人给发了一瓶。

打架辛苦了,维护世界和平辛苦了。

程舟就手上出了点血,赵何和崔久就惨了,脸上挂了彩。

程舟接过顾桥递来的水,拧开瓶盖,一口气喝掉大半瓶。

几个人分别,崔久家在北边,程舟顾桥和赵何一路往南走。

回去路上,顾桥有点担心地说道,“刚才班主任和年级主任从那边路过,也不知道认出你们来了没有。”

程舟单手插兜里,低头踢着地上的一小块石子,丝毫不在意。

赵何也跟没听见似的,对着顾桥就是一阵笑,“桥桥,你头发又被狗啃了,丑死了啊。”

程舟突然停下脚步,眼神冷了冷,转过身,拉过赵何的领口,“你刚才说谁丑,说谁?”

“说崔久的,崔久。”赵何偏着头,伸出手指戳了戳程舟的胳膊,求饶道,“松开松开,疼死了。”

程舟松了手,赵何揉了揉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真特么护短。”

顾桥摸了摸自己的狗啃头,抿唇笑。

刚才在家不知道是谁,说她什么人丑不能怨理发师。

赵何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哭诉道,“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竹马青梅竹马,小舟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偏心。”

然后他的哭诉就被忽略了。

“你衣服什么时候划破的。”程舟在顾桥腋下后方戳了戳,“这里。”

他手指带着凉意,透过那道口子,触碰到她的皮肤,她身体一个激灵,偷偷颤抖了一下。

顾桥回了下神,眼神闪躲,抬起头看着天空,“啊,这个啊,是刚才在树边上蹭的吧。”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这件衣服二十九块九一件呢,死贵死贵的啊操!”

“别他妈跟人学说脏话,回家换下来送到我那,给你补一下。”程舟盯着那道撕坏的布料口子,脑子里开始思考,用哪种针法修补会比较合适。

那时候的他心思全在一身巧夺天工的缝补技术上了,竟没有留意到透过划破的布料,露出来的那一小片白皙如玉的肌肤是何等的诱人。

回到家,顾桥将换下来的衣服送到程舟家,顺便在他家吃了个晚饭才回去。

程舟打开针线盒,就着灯光穿针引线,这个口子挺宽一条,直接缝怕是不好看,需要同颜色的布料垫个底。

程舟在针线篮子里翻了翻没翻到,转头看见衣架上挂着一条丝巾,是昨天爸爸妈妈来看他的时候忘了带回去的。

刚好跟顾桥这件衣服颜色一样,别提多合适了。

程舟拿着把剪刀,刺啦刺啦一下将丝巾剪开,弄了块布料垫在里面,缝好之后,用手扯拉一下,对着灯光看了看,嗯,很自然。

不愧是二十九块九一件的衬衫,随便缝补一下都很好看。

程奶奶洗好碗,来到客厅,捡起地上的破丝巾,使劲在程舟脑门上戳了一下。

“败家孙子哦,怎么把你妈妈的爱马仕丝巾给剪了!”

第2章

晚上八点半,顾桥坐在台灯下,低着头,一手摁着一个已经开好了表盘的电子手表,一手拿着一把抗磁镊子,灵巧地穿梭在各个电路元件之间。

她从小就对修东西特别感兴趣,没事就喜欢东拆拆西拆拆,关键还能原封不动地组装回去,最关键的是组装回去了还能用。

她学习不好,能进市一中完全是托了程舟爸妈的福。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光荣的修表师傅。并且连标签都给自己贴好了,中国最美修表师傅。

怎么样,是不是很尬。

客厅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顾桥飞快将手上的工具和修了一半的电子手表收进抽屉,上锁,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转身闭上眼睛。

江琴换好鞋,洗好手,在沙发上躺了一会,从冰箱里拿出来几个包子,放在蒸笼上蒸,这是她的晚饭。

不多一会,卧室门被推开。

“这么早就睡了,作业写完了吗?”江琴的嗓门很大,带着点粗糙,长期在厂房车间那种噪音环境下工作,说话习惯了大声。

顾桥没动,假装自己已经睡了,虽然她也知道妈妈不会相信。

江琴走过来,掀开顾桥的被子。

床上的女孩睁开眼睛,人没动,跟江琴对视着,一双大眼睛里无波无澜,好像是将自己整个人与这个世界隔绝开了一般,带着点面无表情的冷漠。

“你这什么眼神,谁欠你钱了还是怎么样。算了算了,一看你这样就烦,当初就不应该生下你,要不是你,妈妈也不会错过高考,一辈子累死累活地给人打工,饭都吃不上一口热的。”

这样的话,这样的语句,这样嫌弃烦躁的表情,顾桥从小听到大。反正她都已经习惯了,也就无所谓受伤不受伤。

江琴看顾桥没反应,抱怨得不到回应,狠狠带上门出去了。

顾桥从床上起来,将卧室门反锁上,重新回到书桌前,将抽屉里修了一半的电子手表拿出来,挥舞着小镊子,继续修了起来。

有人烦躁不安的时候喜欢喝酒,有人喜欢抽烟,有人喜欢大哭。顾桥有她自己的方式,她修理元件的时候最幸福,思维跟着穿梭在各种电路图里,像奔跑在金绿色的田野,在这一方小小的世界里,她是绝对自由的掌控者。

修好电子手表,顾桥躺在床上,数了一千只羊之后还是睡不着。

于是拿出手机给程舟发了条消息,“小舟哥哥,我睡不着。”

她放下手机,坐起来,眼睛盯着外面的院子,安安静静地等着。

她的房间连着院子,顾桥家的院子与程舟家的院子隔着一道矮墙。

很快,程舟就从墙上翻了过来,拿出钥匙开门进来。

他身上穿着一套月白色的睡衣,丝绸质感的,月光下似有流动的光晕。

顾桥看到程舟,一看到那张脸,所有的烦恼和不安就都没有了,只剩下无边的安宁。

程舟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顾桥床头,手里拿着一本英文词典,借着台灯灯光,低头看了起来。

顾桥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唇角微微扬起,笑容清甜,像一个被全世界呵护备至的小婴儿。

她偷偷睁开眼睛,柔黄色的灯光下,他的表情认真而专注,嘴唇一张一合,默念着英语词句。

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将左手大拇指放在唇瓣上缓缓地移动磨蹭,那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若是这个时候,那一双天生含情的桃花眼盯着人的眼睛看,不是挑逗,却显满目风流。

“眼睛闭上。”程舟抬头看了顾桥一眼,“睡。”

顾桥重新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从小到到都是这样,她失眠睡不着了,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能很快入睡,比任何安眠药都管用。

程舟站起来,帮顾桥掖了掖被角,翻开摊在书桌上的试卷看了一眼。

一题没做,就卷首姓名一栏写上了顾桥两个字。

程舟坐下来,左手拿起笔,刷刷刷写了起来。

他不是左撇子,但右手写字实在是好看,好看到老师一下就看出来了。只好用左手。

一张英语试卷写完,程舟看了看,字迹跟蚯蚓爬的似的,跟卷首的顾桥两个字,一看就是同一个人写的。

这个作弊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

程舟帮顾桥理好书包,打开通往小院子的门准备回去。

一阵夜风吹来,透着秋的凉意。

他重新返回去,拉开顾桥的衣柜,蹲下来,熟门熟路地从柜子底层拿出了一件红色的秋裤。

正要起身关上柜门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一下落在了他头上。这个懒丫头,衣服又没叠好放,胡乱塞进去的。

掉在他头上的这个东西,闻起来像是洗衣液的香味混合着淡淡的牛奶味,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味道。

非常地陌生。

不过很好闻就是了,像是加了某种迷魂香,程舟多闻了几口,真挺好闻的。

他将掉在头顶的东西拿了下来,手指触摸起来,软软的,中间加了铁丝之类的什么东西。

啥玩意。

日。

程舟将手上的东西胡乱塞进了衣柜里关上。

他想了一下,觉得这没什么,两人小时候天天光着屁股一块玩,还在同一个澡盆里洗过澡,她什么样子他没见过。

程舟将那条红色的秋裤叠好,放在顾桥的床头,留了张纸条。

“穿秋裤!”

第二天,顾桥醒来,看了看床头,她家竹马小哥哥又要逼她穿秋裤了。

每年降温的时候都是如此。

她挺高兴的,妈妈从不会提醒她加衣服,爸爸就更不会了。正是因为有了小舟哥哥,那种被全世界忽视和抛弃了的感觉才从没有侵入过她的内心。

高兴归高兴,感动归感动,但穿,还是不要穿的。

吃好早饭,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一起朝学校走去。

学校离家近,走路过去也就十来分钟。

秋天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男孩走在前面,长腿迈地悠闲,女孩的脚步看起来就显得匆忙了些,不然她跟不上。

两人读高二,在同一班,坐前后位。

十几年来如此。

一来到教室,程舟就被班主任老金叫出去了。

“程舟,你看看你,啊,周末不好好学习,跟人打架,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最近学习退步了你知道吗。”老金个子矮,看程舟的时候还要仰着头,紧紧皱眉道,“有那个时间跟人打架,不能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吗,啊,你看看你这次月考才考了几分,就比年级第二多了十分。”

对好生打压对差生鼓励,是老金教学生涯的一条铁则,就好比他要是教训起顾桥,该是这样说了,“顾桥啊,你看你,小脑袋那么聪明,只要稍微认真点,肯定就是清华北大的料啊。看你修东西很有一套,将来就是要进入国家航天局修理宇宙飞船的啊!”

顾桥往走廊那边看过去,他穿着白色外套,浅蓝牛仔裤,站在银色的金属栏杆前面,虽说正在挨训,嘴角却是漫不经心地扬起,阳光落在他茶色的眸子里,像停留着墨色的蝶。

有别的班级的女生路过,难免要偷偷看上几眼,三两成群嘀嘀咕咕,校草哎,大帅逼哎,梦中情人想睡哎。

还有拿手机偷拍的。

顾桥瞥了瞥嘴巴,作为一个女生,能不能要点脸,矜持一点,看见帅哥就要偷拍,跟强jian有什么区别。然后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划拉开相册,点开,里面全是程舟的照片。

嘘!她偷拍的。

他眼睛啊,真好看,桃花眼哦,面无表情地看人的时候都像是带着深情。他的腿啊,真长,满屏幕都是腿,到她腰了。

就是这双腿,她小时候经常抱着啃,弄得他身上都是口水,被他嫌弃地要死。

……

“桥桥,你的鞋子是新款哎,很贵的!”同桌路冉突然嗷呲一声,把顾桥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心疼道,“我小舟哥哥送的,说是在八安路买的,三十八块钱一双呢,贵吧,我也觉得贵。”

三十八块钱呢,心都在滴血!

八安路是榕市有名的服装鞋帽批发市场。

后面的赵何听见顾桥的话差点笑出声来,程舟去八安路买东西,开什么国际玩笑。就她脚上那双鞋,三千八还差不多。

赵何嘴巴张了张,没说话。以顾桥这种小财迷扣门儿精属性,要知道自己脚上穿着三千八一双的鞋,能吓地脱掉供起来。

路冉蹲下来,盯着顾桥的鞋子研究了老半天,站起来说道,“哪家店买的,防地跟正品似的,三十八块是吗,回头让程舟帮我也带一双呗。”

赵何在喝水,差点一口喷了出来。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是这么蠢的吗。

“那你给我小舟哥哥跑路费,加起来五十块吧。”顾桥算了算,这中间能赚十二块钱的差价,她坐公交车,来回四块钱,到手能赚八块。

赵何已经听不下去了,他觉得是贫穷限制了这些女人的想象力,是贫穷显得她们愚蠢。

他起身,朝教室后门走去,刚出门就对上了班主任老金的眼睛,想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被叫去一块受训去了。

“赵何,你看看你,多聪明的孩子,啊,体力又好,打起架来一个顶俩,将来是要当运动员为国争光的啊……”

挨训就挨训吧,总比在教室里被那群女人蠢死的好。

第3章

老金还在苦口婆心地巴拉巴拉巴拉,教室里英语课代表站在讲台上扯着嗓子喊,“周末发的英语卷子有人做完吗,就上周五放学发的特别难的那张,有人做完吗?”

顾桥将程舟帮她写的卷子交了上去。

他自己呢,不用问,肯定又是一个字没写。

这人有个特别坏的毛病,除了考试,平时发的文科类试卷一个字不带写的,一般就从头到尾看看,心里做一遍就完了。

臭屁地一塌糊涂。

年级主任过来巡查。顾桥的耳朵又尖又灵,老远听见了那熟悉的令人讨厌的脚步声。

她翻开语文课本,摇头晃脑地读了起来,“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

年级主任站在教室前门,看了一下出勤率和教室纪律。

这个年级主任姓吴,外号吴良心,巡查的时候有个民怨沸腾的坏毛病,每到一个班级,都要揪出来一个学生进行批评教育。

眼前,同学们不是在念书,就是在写字,一边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犯什么事。没一个敢抬头看的,生怕视线交汇之后会被揪出来骂。

顾桥将脸埋在课本里,继续读道,“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

年级主任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了下来。

“顾桥,你出来。”

顾桥合上书本,往教室门口走去。

她和这个吴主任之间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顾桥最近经常在学校贩卖矿泉水饮料什么的,劫了吴主任家小超市的百分之三的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了。

原本有点乱糟糟的教室很快安静了下来,吴主任清了清嗓子,“顾桥同学,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顾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年级组接到匿名举报,说你最近经常高价售卖矿泉水。”吴主任语重心长道,“家里有什么困难,反应给学校,可以申请助学金。你昧着良心赚同学们的黑心钱可就不对了。”

说完看了看顾桥,一低头看见了她脚上的鞋子,然后他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这个吴主任人矮又很胖,起码两百五十斤,肚皮上衬衫崩地老紧,好像随时都能开裂一般。脸上的肥肉将眼睛挤得只剩下一条线,看人的时候显得阴测测的。

一中的副校长被调到隔壁三中当正校长去了,副校长一职空缺,有消息说八成就是这个吴主任接任,未来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

“农夫山泉一块五一瓶,汇源果汁三块一瓶。”顾桥小声道,“每样都比您家超市卖的便宜了五毛钱。”

吴主任被怼地满脸通红,脸上的肥肉颤了一下,强忍着怒火说道,“不管怎么样,在学校贩卖东西都是违反校规的。”

“是要被请家长的!”

但凡再顽劣的学生,只要请出家长两个字,十有八九都会收敛起来,再放肆的也能老实地跟小绵羊似的,哭着喊着不让叫家长。

哪知,眼前的女孩突然笑了笑说道,“好啊。”稚嫩的小脸看起来有恃无恐,特别欠揍的样子。

吴主任,“.…..”

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教室里原本压抑的气氛突然被打破了,就在吴主任说出让顾桥请家长的时候,甚至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

“吴主任,我是顾桥的家长,您找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把吴主任吓了一跳。

他转头看见程舟,怔了一下,老金过来,乐呵了一下说道,“还真是,顾桥每次的家长会都是程舟给开的,不是亲哥胜似亲哥。”

对顾桥来说,程舟之于她,是哥是妈更是爸,他给了她全世界最好的爱。所以当后来,程舟压着她,让她叫爸爸的时候,她也能叫得特别大声,还特别动情不做作。

程舟个子高,加上他眼神带着一丝冰冷,强大的气场透出来的寒气很容易令心虚的人感觉一股巨大的压迫力。

吴主任挪开眼睛,他是个欺软怕硬的势力角色,他不敢直接撞程舟,毕竟他家给学校捐的新实验室都还在建。

“我家桥桥不懂事,下回不犯了便是。”程舟给出了台阶。何况他本来就不赞同顾桥在学校里面卖东西,多累啊。问她是不是缺钱,她也不说,硬塞也不要。小小的一个人,一米六都不到的小家伙,自尊心不得了。

“行吧,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吴主任顺着台阶就往下爬,语气也明显软了下来,“五百字检讨,今天放学之前送我办公室。”

顾桥低着头哦了一声,吴主任看了她一眼,拖着肥胖的身躯往隔壁班级去了。

程舟回到座位,发现抽屉里有两个信封,一看是粉红色的,赶紧就给扔了。

谈恋爱的什么的,他暂时还没有想过,觉得现在的日子就很好,每天上课认真学习,课间去操场和三五好友打打篮球,偶尔打打架用来发泄过剩的精力。

剩下的时间嘛,带桥桥吃饭,带桥桥上下学,给桥桥洗头补衣服,做好吃的给桥桥吃,每天看着她笑。

若是突然多出来一个女人,要陪她吃饭,送她回家,哄她开心,想想就麻烦。

坐在后排的崔久从垃圾桶里面将情书捡回来,在程舟面前晃了晃,“小舟哥哥,你又伤了人家的少女心哦。”

程舟看了崔久一眼,问他,“作业写完了,陈情表会背了吗,过去完成时和未来过去式搞清楚了吗?”

崔久一时语塞,因为他统统都没有做到。

程舟继续埋头看书。

顾桥回过头,一把将崔久手上的情书抢了过来,拆开,直接看信纸下面的署名。

然后拿出一个本子,一笔一划地记了下来,“高一(3)班的王艳艳,隔壁三中高二(6)班的马雪丽。”

她的这个小本子专门记那些妄图做她嫂子的妖艳贱货的名字。

从高一开始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她的小本子都已经快记满了,把这些女孩组织起来,能绕学校篮球场好几圈。

顾桥回过头,拿笔戳了戳程舟的胳膊,满眼期待地看着他道,“小舟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程舟正在看数学题,听见顾桥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狗啃式发型说道,“反正不是你这样的,你头发真丑。”

说的好像不是他剪的似的。

赵何凑上来,乐道,“就说嘛,跟被狗啃过了似的,豁了好几块,丑死了。”

其实赵何一直不太明白,去理发店剪头发多方便,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剪。弄得到处都是头发渣渣不说,还他妈丑地要死。

对顾桥和程舟来说,这是他们之间的某种默契。从幼年,他用稚嫩的小手,帮她剪掉第一根头发丝开始,她的发型就由他来承包了。

程舟把手上的笔往桌上一摔,转头看着赵何,“你说谁丑?”

赵何跳起来就往教室后门跑,关顾着乐呵了,都忘了程舟这人有多护短了。

顾桥看着程舟起身追着赵何揍,一点都乐不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日历,离程舟的生日只剩下半个月了。

顾桥偷偷摸摸地从书包里拿出来昨天晚上修好的电子手表,到后排座位,递给一个同学,并收取了二十块五毛钱的维修费。

她在学校里面卖东西,修东西,偷偷存钱,是为了给程舟准备生日礼物。

头十几年吧,她每年都会送程舟生日礼物,妈妈从文具厂带来的铅笔橡皮,小区门口水果店打折的苹果,甚至于在路边采的野花,随手都能当生日礼物给送出去。

顾桥知道的是,不管收到什么,程舟都很开心。

顾桥不知道的是,她送他的铅笔,用到最后笔杆短地都握不住了,他会缠上几圈纸筒当笔杆继续用到没铅。她送他的苹果,就算烂了个洞,他也会把能吃全部吃掉。她送他的野花,就算干地一碰就碎,他也会做成标本镶在玻璃画框里。

如果有类似于那种中国好哥哥好竹马的评选,程舟觉得自己能得第一。

今年,顾桥想送程舟一点特别的东西,要和以前的铅笔橡皮苹果野花不一样。

下午第二节课是体育课,男生们一半在踢足球,一半在打篮球。

顾桥坐在足球场边的人工草坪上,抱着膝盖往篮球场上看,她背对着阳光,脸埋在树荫里。

她目光追寻的那个人穿着一件白色T恤,额间出了不少汗,浸湿了上面的一点头发,看起来有点性感。

惹得球场边上的小女生嗷嗷乱叫,“今天的校草是海风味的,有点甜有点咸。”

“我闻到的是柠檬的味道,有点甜有点酸。”

“诸位,矜持点行吗。啊,帅,想睡!”

“你谁,怎么没见过?”

“我隔壁三中的。”

……

顾桥看了那些女生一眼,翻了个白眼。

那个随时准备递水的,是把校服裙子给改过了吧,肯定给裁短了,半个屁股都露出来了。

那个喊最大声的女孩,嘴巴是涂了口红吧,血盆大口有点吓人。

还有那个长卷发的,肯定擦粉了,还画眉毛了。

不知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吗!

顾桥气地拿出手机,打开某宝,下单了一套十九块九包邮的彩妆。然后低头看了眼校服裙子,太特么长了,回家裁掉点。

程舟抬手擦了擦汗,往顾桥那边看了一眼,茶色的眸子动了动。

她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微风吹过,一头健康的黑发动了动,能看清耳边被剪豁了的一块。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眼神有点沉溺,小巧的唇角微微扬起,等他朝她挥手了,她才慢半拍似的反应过来,冲他笑了笑。

程舟微微拧眉,总感觉小丫头最近很有心事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平时最藏不住事的人竟然有了心事,谈恋爱了?

不可能,她每天和他一起上下学,两家住对门,教室课桌都是前后座。真谈恋爱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再说了,她头发那么丑,哪个眼瞎的会看上她。

“程舟,你眼瞎啊,接球。”

“说谁?!”程舟捡起地上的球,在地上拍了两下,运球跑了起来。

第4章

晚自习放学,校门口人很多,车来车往,小汽车电动车自行车,拥挤不堪。

程舟走在前面开路,顾桥双手抓着他身后的书包,跟着往前走。

门口到处是卖宵夜的小贩,香喷喷的烤地瓜,热腾腾的小馄饨,满是胡椒味的酸辣汤,吆喝声此起彼伏。

程舟回头看了看顾桥,女孩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盯着路边的宵夜摊子看来看去。明明已经看了十几年,却依旧满眼兴奋,新奇地像是第一次见到。

“饿了?”程舟回头问道。

“不饿。”顾桥笑了笑,一双大眼睛弯了弯。

她说的是实话,她并不饿,早在晚自习的时候就被程舟的那些爱慕者们送来的小点心撑饱了。

她只是喜欢待在这种热热闹闹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环境里。

两人穿过校门口拥挤的街道,拐了个弯往家里走去。

路边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几片叶子在空中打了个圈儿落在地上,顾桥踩着叶子跟上程舟,她转过头,咬了下牙齿,偷偷打了个寒颤。

程舟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往下在她腿上扫了扫,神情冷了冷说道,“你没穿秋裤。”

顾桥有点心虚,赶紧走上来,甜甜地笑了笑说道,“人家忘了嘛。”

她知道,他最受不了她对他撒娇。

果然,程舟将嘴边准备教训人的话咽了下去,看了她一眼,停下来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往她身上一裹。

她人小,穿着他的大衣服像穿裙子。

他上衣只剩下一件T恤,但他靠近她的时候,她依然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息。

连心跳声都清晰了几分。

前面路口有家理发店,店门口的条形灯柱一圈圈转着,玻璃门上贴了一张巨幅海报。

程舟指了指说道,“看见没,你的发型就是照着那个剪的。”

︵︵︵︵

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说请加微信:

(BG,BL,GL,扫文推文等每日新文)

(BG,BL,GL,快穿,NP等Rou/荤菜)

新浪微博(读文少女)(谷夏) 微信公众号(读文少女)

︶︶︶︶

顾桥看了看,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觉得差距有点大,虽说都是bobo头吧,但人家那是齐的还内扣,她这豁了好几块啊。

小舟哥哥手很巧,干什么都很有一手,比如她那件二十九块九的衬衫补地就特别好,也不知是在哪找的布,软软的,垫在里面,一点都感到不到扎。

就是理发技术,特别令人难以接受。

但就算是这样,她也从没去过理发店。

那回升初二,正是爱美的年纪,顾桥被镜子里程舟刚给她剪的头发丑哭了,闹着要去理发店,气得他把手上的理发剪刀一摔,“要那么好看干什么,是不是想跟人谈恋爱!”

顾桥从没见过一向好脾气的小舟哥哥跟她发那么大的脾气,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提去理发店剪头的事了。

好吧,以前剪地再丑再狗啃驴啃,她都认了。但她不能就此向命运屈服,她必须为自己的发型作出拯救和努力!

“小舟哥哥,人家理发店门口写招学徒,您要不要去学两天。”顾桥笑地满脸真诚,“艺名都帮您想好了,Tony还是,您请选。”

“什么意思,你在嫌弃谁?”程舟抬手在顾桥头顶上抓了两把。

顾桥站在理发店门口,踮着脚尖伸着头,满眼新奇地往里面看。理发师拿着剪刀,翘着兰花指,刷刷刷,又齐又利索。

剪得真他妈好看啊,比她的。

“想进去?”程舟一把将她拉了走,侧过脸去,瞧了一眼她的头发说道,“除非我死,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踏进理发店半步。”

顾桥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倒在了他怀里,淡淡的柠檬香涌进鼻腔,她的头贴在他胸口,隔着布料能听见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

“小舟哥哥,你心跳加速了哎。”怀里的女孩抬起头,弯了弯唇角,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眼睛。

她眼睛好看,像盛着星空,他一向都知道,只是第一次发现,她的唇也挺好看的,小小的肉肉的,路灯下泛着淡淡的粉色,像一颗小樱桃。

她狡黠地舔了舔唇,樱桃上泛了层盈盈水泽,愈发可口。

“没事少看偶像剧。”程舟一把推开怀里的女孩,迈起长腿往前走得飞快,像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他得承认,视线停留在她唇上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丝慌乱,第一反应是推开她。

毕竟这个人是他的小妹妹,总不能是想要吻上去吧。虽说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比亲妹妹还要亲的人啊。

是那种谁敢欺负她,哪怕碰她一根汗毛,他就能上去跟人拼命的关系。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欺负她。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说她的头发丑。

顾桥在家门口站了一会,深深地吐了口气,开门进去。

“怎么这么晚回来,这都几点了。”一进门,顾桥就听见了爸爸不满的声音。

“爸,晚自习九点放学。”顾桥边说边将身上的书包放下来,去洗手间洗了下手。

爸爸总是记不住她已经开始上晚自习了,还以为她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来。

顾桥洗好手,往厨房走去,开始洗碗。从碗筷上可以看出来,他们今晚又没做饭,随便在外面带了点东西回来吃的。

在顾桥的记忆中,家里很少开饭,就像她们家的家庭氛围,冷冷清清,唯一热闹的时候就是爸爸妈妈吵架或者妈妈骂她的时候。

对这样的生活,顾桥已经习惯了,所以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和程舟一起在程奶奶家吃的饭。

“我们车间那老李,今天带了个金镯子去上班,到处跟人炫耀,八千块钱买的。那么点破东西有什么好炫耀的,能在滨江区买上一套房子才叫本事。”江琴坐在沙发上,一喝了口茶说道,“说到房子,又涨价了。当年要不是因为生孩子错过高考,我能跟你们一起窝在这吗我。”

顾桥在家里的时候不喜欢讲话,没什么好说的。妈妈张口闭口就是这种话,三句话不离核心。

而这个核心就是,错过了高考,都是因为你顾桥,你就不该出生。过这种苦日子,都怪你顾建邺没本事。

顾桥洗好碗,低头拿起沙发边上的书包。

“哎,你身上的外套是程舟的吧?”江琴一向浑浊的眼神亮了一下。

顾桥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打开卧室门,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

房间隔音效果不好,加上她耳朵又是很灵敏的那种,听见妈妈在外面骂,“人小,脾气倒是不小,这个门迟早要被摔坏,换门不要钱的啊……”

在这样的家庭下,顾桥练就了一个特别厉害的本事,她屏蔽外界的能力特别强,能很容易从一个环境转换进另外一个环境里。

一扫方才在客厅的烦躁,顾桥拿出作业准备写,写好了还有个小闹钟要修,修好了能赚十五块钱。

作业本里掉出来一张纸。

啥玩意?

检讨书,什么检讨书?

顾桥拍了下脑门,今天吴良心让她写的检讨书,说今天放学之前交到办公室的,她写好,随手夹进本子里就忘了。

她看了看手机,这个时间校门还没关,现在跑过去交一下也是来得及的。不然等到明天去交,免不了又要被吴良心骂一顿。

实在是一见到那张脸就烦,早交早完事。

顾桥拿起衣架上程舟的外套裹在身上,揣着检讨书走出卧室。

“这么晚了要去哪?”江琴看了一眼顾桥身上的大外套问道,“程舟家?”

顾桥没说话。

顾建邺躺在沙发上看报纸,看了顾桥一眼也没说话。

顾桥走出家门,虽说外面有点冷,心情却一下子开阔起来了。

她一路跑着回学校,路边霓虹灯闪烁,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风将她身上他的大外套吹地鼓了起来,她将袖口放在鼻尖闻了闻,有淡淡的柠檬香气,独属于他的味道,很好闻。

经过那家理发店门口的时候,顾桥想起程舟的话。

他说,“除非我死,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踏进理发店半步。”明明那么霸道的一句话,偏偏用的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仔细回忆一下,似乎还带着点狠劲。

真他妈帅啊,真带劲啊她的小舟哥哥。

夜色中,女孩弯了弯好看的唇角,继续奔跑在风中。

程舟坐在书桌前,看书的时候注意力有点不集中,他剪的头发就那么丑吗,就那么令她嫌弃吗。

再敢嫌弃,再敢嫌弃下回给她剪个秃的。

程舟站起来,走到穿衣镜前照了照。

啧,不愧是榕市最好的理发店的艺术总监的手艺,剪得贼他妈好了。

显得他整个人特别地帅气无双,跟对门那个狗啃头一点都不一样。

第5章

顾桥一路跑到学校,校门口的人已经慢慢少了起来,小摊贩也已经开始收摊了,好在校门还没关。

顾桥跟保安说了一声,要进去拿一下作业,并出示了学生证。

保安看了顾桥一眼,乖乖巧巧的小女生,笑起来一对俏皮的小虎牙,十分可爱。

就是头发有点丑,剪豁了啊。

“高二(1)班,顾桥。”保安对照了一下学生证,将她放了进去,“快点啊,再过二十分钟就关校门了。”

顾桥走进校门,学校里面没什么人,路灯灯光亮着,教学楼里只有一两个教室亮着灯。

平常在学校见惯了到处是人,整个校园突然安静下来,令她有点不适应。

然后脑子里就开始自动播放恐怖片了。听说每个学校都是建在坟场上面的……

顾桥打了个寒颤,自己吓自己真是太吓人了,要是小舟哥哥在就好了,只要小舟哥哥在,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顾桥拿出手机,划拉开相册,看了几眼程舟的照片,恐惧感被驱散了不少。

往前经过宣传栏,顾桥随意瞟了几眼。

宣传栏边昏暗的灯光下,一张手掌大的照片跌入眼帘,因为光线暗淡,那照片看起来跟黑白的似的,有那么几分恐怖。

主要还是因为,这他妈是吴良心的照片啊,尤其是那双眼睛,白天看起来都觉得阴冷阴冷的,何况这还是没什么人的晚上。

上面几个大字特别显眼,“市优秀年级主任吴大良老师。”

下面的小字应该就是一片歌颂。

都说这回吴良心要升任副校长了,看来是真的,这个节骨眼上,贴这种表扬宣传,一般就是为升职造势的。

顾桥一路小跑着来到办公楼。

整栋楼黑漆漆的,楼下的大门却没锁。

这样也挺好,偷偷把检讨书隔着窗户缝扔进吴良心的桌子上,就不用跟他有面对面的接触了。

顾桥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往三楼去了。

到办公室窗边,拿出检讨书,从窗户缝里扔了进去。

好像有什么声音,书本掉在地上,椅子被踢倒发出咣当一声响。还有人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却十分压抑,有点像哭,又有点像断气似的,嗯嗯啊啊的。

有女人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声音。

顾桥想起来,有一回她和程舟去赵何家玩,赵何家的电脑开着,桌面上有个视频文件,五年高考三年模拟.□□i。赵何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习这么认真了,她一好奇就给打开了。

画面各种不可描述,然后满屋子都是这种嗯嗯啊啊的神吟声。

她还想多看两眼来着,被程舟啪地一下把电源线给拔了。

顾桥弯着腰往窗户里面看,借着月光,果然看见有两个人影交织在一起。她红了下脸,心跳有点加速,想着赶紧走吧。

办公室里面的是哪两位老师,还是老师和学生。学生会不会是被姓侵。

顾桥探着头,又看了一眼,通过体型判断出,男人是个大胖子,很大一个块头,是吴良心。女人一头卷发,不是学生。

不是学生就好。

画面看起来你情我愿,没有欺凌压迫。

顾桥不想多管别人那些狗血事,猫着腰,轻手轻脚地跑了。

一直到楼下,她的心跳都没停下来,主要是那个画面和音效对她造成的刺激太大。平时小舟哥哥管她管的严,从不让她看那种小文小漫。这一下突然来个现场真人版的,她有点吃不消。

那女人身材好,隔着夜色都能看出来,妖娆入骨。就是吴良心那满身肥肉太令人作呕了。

要是换成她家小舟哥哥就不一样了,小舟哥哥身材好,尤其是刚刚在球场运动完,或者跟人打完架,汗水从额间往下流到脖子下面,喘着粗气跟她说话。

那浓浓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喷洒过来,姓感到爆炸啊操。

不知道若程舟知道她在意银他,会是怎么个感受,会揍人的吧,那人可正经了,就那回她无意间点开赵何的那个,五年高开三年模拟.MP4,后来程舟就去书店买了一套,真·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送给了赵何。

差点把赵何气吐血。

顾桥一路跑到学校门口,保安刚把校门关上,看见顾桥出来,给她开了门。

顾桥道了谢,走出校门。

没走上两步就被保安叫住了,“哎,同学,你等下。”

顾桥吓了一跳,虽说她没干什么亏心事,但她这一路子想的都是些不可描述的事。有点心虚。

“怎么了?”顾桥停下脚步,回过头。

保安站在门口说道,“没什么事,就问下,你头发在哪家理发店剪的?”

啊?终于有人欣赏程舟的手艺了吗?

普天之下第一个啊,值得撒花花庆祝的一天啊。

顾桥正要说话,就看见保安满脸嫌弃地说道,“剪豁了啊,哪家剪的,我好避一避。”

于是顾桥摸了摸头发,跑了。

拿出钥匙打开楼道大门,正要开自己家门的时候,程舟家的门开了。

他穿着白天穿的那件白色T恤,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垃圾袋,看起来是准备出去扔垃圾。

“你出去了?”程舟看了看顾桥,皱眉问道。

她小脸通红,看起来有点慌里慌张的。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了一般。

这么晚出去,又是这幅样子,谈恋爱了?

程舟脸色沉了一下,关上自己家的门,将手上的垃圾袋放在地上,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有点烦躁,“这么晚,出去干什么了?”

顾桥将手里的钥匙放回口袋里,抬了抬头,却发现自己没法直视程舟的眼睛,因为刚才跑回来的一路子,满脑子都是他,她有点心虚,低头小声道,“小舟哥哥,你这么凶干什么?”

最近治安不好,前天还有新闻说女学生走夜路失踪的事。他当然是因为担心她的人身安全,所以才会急了点。

顾桥屈起一只脚,用脚尖在在地上来回蹭啊蹭的,低头不看人。

这个动作就说明,她在心虚。要是没干坏事,心虚个什么劲?

程舟走近,抬起一只手,手背抵住她的下巴往上抬,强迫她抬头看他。

他手上力气很大,看起来有点生气,眼神带着非常明显的不耐,茶色的眸子像是罩了层薄纱,令人看不清他究竟在想什么。一双淡淡桃色的唇微微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的样子。

顾桥咽了咽口水,偏过头,抿唇不说话。

程舟看着她委屈巴拉的小眼神,放开手,在她头发上揉了一把说道,“下回不要这么晚出去了,真有事叫上我一块。”

顾桥听着程舟的语气轻松了不少,并且并不打算追她的样子,松了口气,赶紧点头。

程舟转身,拿起地上的垃圾袋,往楼道外面走去。

他背影又高又大,宽肩窄腰,一双大长腿随便一迈就能搅乱满池春.水。

顾桥想起在办公室撞见的那一幕,心跳不由加速了几分。

眼前的人走到楼道门前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她,“桥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第6章

程舟不是没想过小丫头总有一天会谈恋爱,会有不能和他一起分享的小秘密,会嫁人,会不再依赖他。

但她现在还小,学生就应该以学习为重。就算她不爱学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谈恋爱,一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没成熟的小屁丫头,谈什么恋爱。

谈什么谈!

  面相對一個人來說,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好的面相除了五官以外,還有一些其他細節的部分。下文我們就來看看右臉長了一根白毛有什麼寓意,他們性格如何,其他部位長白毛代表什麼?

  右臉長一根白毛

  此為富貴之相,主天性機敏,聰慧過人,腦筋靈活,有巧妙之才能,自幼父母寵愛有加,兄弟姐妹親密無間,善與人結交,有人緣,得天賜之吉運,財利豐厚,晚景榮華。

  右臉長一根白毛的性格

  說話容易得罪人

  右臉長白毛的人,說話總是很沒有分寸,看不得別人好。每次總喜歡說一些讓人聽得不高興的話。看到別人鬱悶了,他們就會覺得開心,好像自己在某方面打敗了對方一樣。實際上他們只會過過嘴癮,其他方面啥都不擅長。他們的口才僅僅是靠尖酸刻薄來取勝。

  不懂得反思自己

  右臉長白毛的人,總是在怪別人,錯的永遠都是別人,自己永遠都是正確的。他們一旦跟別人發生矛盾或者分歧,就會堅決要求對方聽從自己的話,他們就是如此的霸道,完全不懂得反思自己究竟是不是對的,雖然明眼人看到他們就知道有問題,但他們自己就是不願意承認。

  其他部位有白毛

  額頭長白毛

  此為近官利貴之相,主富有德望,喜為他人做事,受人尊敬。從政,智力超人,思慮周詳,善於計劃,注重人和,多得高官厚祿,一生名高權重。

  兩眉有白毛

  主心地善良,性格隨和,忠實可靠,道德高尚,對父母尊敬孝順,能與人和睦相處,樂於助人,雖無大志,但頭腦靈活,多具經商之才能,一生財利多見,富貴滿堂。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還看過:

  印堂長痣是一生都沒有好運嗎 人緣差

  印堂中間有個坑面相怎麼樣

  印堂有傷疤會對人產生什麼影響呢 容易倒霉

  印堂發紅的人是不是最近有好事發生呢 財氣變好 

八字算命

合婚配對

流年2023

八字財運

八字桃花

財神靈簽

生肖年運

單身姻緣

壬寅年這些八字日柱會出現正緣 愛情降臨姻緣到

算命免費_算命婚姻_生辰八字

  面相對一個人來說,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好的面相除了五官以外,還有一些其他細節的部分。下文我們就來看看右臉長了一根白毛有什麼寓意,他們性格如何,其他部位長白毛代表什麼?

  右臉長一根白毛

  此為富貴之相,主天性機敏,聰慧過人,腦筋靈活,有巧妙之才能,自幼父母寵愛有加,兄弟姐妹親密無間,善與人結交,有人緣,得天賜之吉運,財利豐厚,晚景榮華。

  右臉長一根白毛的性格

  說話容易得罪人

  右臉長白毛的人,說話總是很沒有分寸,看不得別人好。每次總喜歡說一些讓人聽得不高興的話。看到別人鬱悶了,他們就會覺得開心,好像自己在某方面打敗了對方一樣。實際上他們只會過過嘴癮,其他方面啥都不擅長。他們的口才僅僅是靠尖酸刻薄來取勝。

  不懂得反思自己

  右臉長白毛的人,總是在怪別人,錯的永遠都是別人,自己永遠都是正確的。他們一旦跟別人發生矛盾或者分歧,就會堅決要求對方聽從自己的話,他們就是如此的霸道,完全不懂得反思自己究竟是不是對的,雖然明眼人看到他們就知道有問題,但他們自己就是不願意承認。

  其他部位有白毛

  額頭長白毛

  此為近官利貴之相,主富有德望,喜為他人做事,受人尊敬。從政,智力超人,思慮周詳,善於計劃,注重人和,多得高官厚祿,一生名高權重。

  兩眉有白毛

  主心地善良,性格隨和,忠實可靠,道德高尚,對父母尊敬孝順,能與人和睦相處,樂於助人,雖無大志,但頭腦靈活,多具經商之才能,一生財利多見,富貴滿堂。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還看過:

  印堂長痣是一生都沒有好運嗎 人緣差

  印堂中間有個坑面相怎麼樣

  印堂有傷疤會對人產生什麼影響呢 容易倒霉

  印堂發紅的人是不是最近有好事發生呢 財氣變好 

八字算命

合婚配對

流年2023

八字財運

八字桃花

財神靈簽

生肖年運

單身姻緣

壬寅年這些八字日柱會出現正緣 愛情降臨姻緣到

算命免費_算命婚姻_生辰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