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師是具備風水知識,受人委託斷定風水好壞,必要時並予以修改的一種職業。通常風水師也兼具卜卦、看相、擇日等技藝,而某些道士、廟祝、中醫師等亦可能偶以風水營生。專職的風水師亦稱堪輿師,民間相信風水者常尊稱其為風 水 先生,由於風 水 先生要利用陰陽學說來解釋,並且人們認為他們是與陰陽界打交道的人,所以又稱這種人為陰 陽 先生。

中國古代,試圖解釋宇宙的結構和起源的思想中有兩條路線。一條見於陰陽家的著作,一條見於儒家的無名作者們所著的“易傳”。這兩條思想路線看來是彼此獨立發展的。下麵我們要講的《洪範》和《月令》,它們強調五行而不提陰陽;“易傳”卻相反,陰陽它講了很多,五行則隻字末提。可是到後來,這兩條思想路線互相混合了。到司馬談的時代已經是如此,所以《史記》把他們合在一起稱為陰陽家。

理想的風水模式《辭海》:風水,也叫堪輿。認為住宅基地或墳地周圍的風向水流等形勢,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禍福。也指相宅、相墓之法。

在中國古老學識當中有一門學科叫做堪輿,通常被稱為風水。堪輿的本義是天地。堪為天,輿為地。《文選·甘泉賦注》許慎曰:堪,天道也,輿,地道也。

有一些風水基本觀念的人都知道,「風水」名詞首見於《葬經》一書:「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之不散,行之使之有止,故謂之風水。」;然而自古以來,風水的發展過程中,卻有其他各種的名稱,如地理、陰陽、卜宅、相宅、相土、圖宅、形法、青囊、青烏、青鳥、堪輿等,均泛指風水的學問。而時至今日,風水的名稱已經廣泛流於民間,堪輿的稱謂似乎在學術界較被認同。而無論風水的名稱如何,就其所包含實際的內涵與意義來說,應是定義為:「舉凡人類為其居住環境所為的一切行為皆可謂之;包括對於居住環境的評估、分析、計算、規劃、選擇以及處理的一種學問。」。而風水師,就是具備風水知識,受人委託對風水情況進行評估、分析、計算、規劃、選擇以及處理的一種職業。

 

早在先秦就有相宅活動。一方面是相活人居所,一方面是相死人墓地。《尚書-召詔序》雲:“成王在豐,欲宅邑,使召公先相宅”這是相陽宅。《孝經-喪親》“蔔其宅兆而厝也”這是相陰宅。這就是用占卜的方式擇定地點。

先 秦的賢 君盤庚、公劉、周公在相地實踐中都作過貢獻。風水師很推崇秦惠王的異母兄弟愕裏子,傳說他曾經預測自己的墓地兩側將會有天王宮殿,並已應驗了。

先秦相宅沒有什麼禁忌,還發展成一種術數,也沒有那麼多迷信色彩。漢代是一個充斥禁忌的時代,有時日、方位、太歲、東西益宅、刑徒上墳等各種禁忌,墓上裝飾有避邪用的百八、石獸、鎮墓文。湖北省江陵鳳凰山墓出土的鎮墓文獻“江陵丞敢告地下丞”、“死人歸陰,生人歸陽”之語。還出現了《移徙法》、《圖宅術機》、《堪輿金匾》、《論宮地形》等有關風水的書籍。有個叫青烏子的撰有《葬經》,後世風水師奉他為宗祖。

魏晉產生了管輅、郭璞這樣的宗師。管輅是三國時平原術上,占墓有驗而聞名天下。現在流傳的《管氏地理指蒙》就是託名于管輅而作。郭璞的事蹟更加神奇,在《葬書》注評中有詳細介紹。南朝宋明帝是個最講忌諱的皇帝。宮內攤床、修牆必先祭神祈禱。他聽說蕭道成的祖墓有五色雲氣,就暗中派人在墳四角釘上鐵釘,可是蕭道成最後還是當了皇帝。

 

南齊時,衡陽地方有一怪俗,山民生病,就說是先人為禍,必須挖祖墳、洗屍骨,洗骨除崇。 

隋朝宰相楊恭仁移祖墳時,請了五六批風水師前往相地。其中有個叫舒綽的猜中了地下之物,受到重賞。當時相地最有名的是蕭吉,他曾給皇后擇吉地,當文帝不聽他的建議時,他預測到隋朝運數不長。他撰者《相地要錄》等書。

 

唐朝時,一般有文化的人都懂得風水出現了張說、浮屠泓、司馬頭陀、楊筠松、丘延翰、曾文遄等一大批名師,其中以楊筠松最負盛名。他把宮廷的風水書籍挾出,到江西一帶傳播,弟子盈門。當時,風水在西北也盛行。敦煌一帶有許多風水師,當地流傳一本《諸雜推五勝陰陽宅圖經》書中提倡房屋向陽、居高、鄰水的原則。

 

宋徽宗相信風水,曾聽信術上之言,墊高西北地勢,以便得到多子之兆。宋時老百姓普遍講究風水。《朱子家禮》說百姓家裏死了人,三月而葬,先把地形選好,再擇日開塋。宋代的風水大師特別多,賴文俊、陳摶、吳景鸞、傅伯通、徐仁旺、鄒寬、張鬼靈、蔡元定、厲伯韶等都很有名。

傳聞明代劉基最精於風水。有一本《堪輿漫興》就是託名於他。

縱觀歷史先秦是風水學說的孕育時期,宋代是盛行時期,明清是氾濫時期。本世紀以來風水學在舊中國是大有市場。解放後理論上受到沉重打擊,實踐中卻還不斷在運用。近年來,隨著國際上對風水的重視以及它的適用性,使風水這門古老的學科煥發出新的活力。

 

                             

現在風水師可以說到處都有,風水書刊也滿天飛,但是要聘請到一位真正有水準的風水師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是因為國家並沒有對風水師的資質給予認可,像醫生、律師那樣頒發執業證書;二是因為普通人對風水學並不瞭解,對風水師的真偽或者水準鑒別無從下手。下面的內容,對學習風水、研究風水或者正準備聘請風水師的人,可能會有所幫助。

 

基本專業素質要求測影圖風水學是一門綜合性的學問,即非單一的科學,也非純粹的文化。要求對某環境是否適宜某人工作、生活、安息或者開創某項事業,在理性的基礎上作出天才性的判斷。這就說明,風水學對風水師在“氣”方面的要求相當高,風水師既要對環境之“氣”能把握,也要對某人之“氣”能把握,只有這樣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否則,只會誤人。這是在專業技術方面的要求,另外還有職業道德方面的要求。一個好的風水師,往往會保護委託人的隱私,充分利用其能力化解矛盾, 而不是製造矛盾。

風水師的層次:

1,一般的民間風水師都是屬於低層次的,不可否認他們有一些風水學方面的知識,但只是“赤腳醫生”而已。這一層次的風水師往往只注重“形”,而很少涉及“氣”。經常背一些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口訣”,裝成很神秘的樣子。這一層次的風水師往往只注重經濟利益,經常會廣告自己。

 

2,中間層次的風水師能從“氣”方面去把握,有一定的“氣功”基礎,一些有傳承的道士屬於此類,但是人數不多。

 

3,高層次的風水師很少,此類風水師不僅技術高,而且道德水準也高,不重名利不索取。在技術方面如同高水準的醫生,診斷準確,處方合理。這類風水師往往不隨便給人看,需要通過熟悉的人介紹。

 

古代有名的風水師

郭璞

我國東晉時代的學者、文學家。字景純。河東聞喜(今屬山西)人。父郭瑗,晉初任建平太守。西晉末年郭璞預計到家鄉戰亂將起,於是避地東南。過江後在宣城太守殷□幕下任參軍,後又從宣城東下,被當時任丹陽太守的王導引為參軍。晉元帝即位後,任著作佐郎,遷尚書郎。後任大將軍王敦的記室參軍。因勸阻王敦圖逆,被害。追贈弘農太守。郭璞在古文字學和訓詁學方面有頗深的造詣,曾注釋《周易》、《山海經》、《爾雅》、《方言》及《楚辭》等古籍。郭璞詩文本有數萬言,“詞賦為中興之冠”(《晉書·郭璞傳》),多數散佚。今尚存辭賦10篇,較完整的詩18首。《隋書·經籍志》記載有“晉弘農太守《郭璞集》17卷”。今不存。明張溥輯有《郭弘農集》2卷,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相傳從河東郭公,授青囊九卷,洞悉陰陽、天文、五行、蔔筮之事。亦有傳說郭璞系得青烏子所授。有傳說青烏子即東漢張天師。璞於元帝時會召為‘著作佐郎’,帝崩,璞亦以母喪去職。世傳《葬書》、《青囊經》為其遺作。郭璞是歷史上第一個給風水定義的人,他在《葬書》中雲: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後人都視郭璞為風水史上之鼻祖。

 

丘延翰

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聞喜人。相傳其堪輿術授自白鶴仙人。唐玄宗開元中,星氣為異,朝廷患之,遺使斷其山。究其實,則丘翰所作之山也,捕之弗得,詔原其罪,乃詣闕,進圖經三卷(天機書),自撰《理氣心印》。玄宗爵以亞父,乃以金匱玉函藏其書。

 

楊筠松

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名益,別號亦玄,世稱‘救貧先生’。著《疑龍經》、《撼龍經》、《一粒粟》、《天玉經》、《都天寶照經》、《天元烏兔經》。

楊救貧,名益,字叔茂,號筠松。他生於唐太和八年(西元834年) 三月初八 戌時,卒于唐天佑三年(西元906年)。祖籍廣東信宜,唐僖宗朝國師,官至金紫光祿大夫,後寓居江西於都、興國等地,自稱救貧先生,是我國唐代相地的形勢派大師。《辭海》中收有楊筠松條曰:楊筠松竇州(今廣東信宜縣)人,精堪輿術。僖宗朝,官至金紫光祿大夫,掌靈臺地理事。黃巢犯闕,斷發入昆侖山,後以地理術行世,時稱“救貧先生”《江西通志》載:“筠松,竇州人。唐僖宗朝國師,官至金紫光祿大夫,掌靈臺地理事”。黃巢破京城,楊筠松乃斷發經侖,步龍一過虔州,以地理術行於世,稱救貧先生是也。卒於虔,葬於藥口。《地理正宗》、清乾隆欽定的《四庫全書》中均有關於楊筠松的記載。楊筠松後來定居沙河鎮境內楊仙嶺。他在楊仙嶺設壇修研學術,傳授高徒,研製楊盤,與贛州融為一體,故《四庫全書》載曰,楊筠松贛州人,不無道理。宋代陳振孫《書錄解題》載其名氏。

他在朝中任職期間,潛心披閱中國勘輿學鼻祖青烏子的《葬經》、郭璞的《錦囊經》、陶侃的《捉脈賦》、一行和尚的《界水說》、司馬頭陀的《水法》和丘延翰的《八字》、《天機》等一大批珍貴古籍。勘輿理論大有長進。

 

唐朝晚期,統治階級奢侈日甚,朝政腐敗、賦稅苛重、民不聊生。農民起義領袖黃巢揭竿而起,四方回應。從者如雲,義旗指處,所向披靡。唐廣明元年(西元八八○年) 十二月初五 ,起義大軍佔領潼關、攻克長安。唐僖宗李儼在“百官皆莫知之”(《資治通鑒》卷二五四)的緊急情況下,攜帶三個妃嬪、四個親王,僅有五百名神策“軍”護駕,倉皇逃出長安,“賓士不分晝夜”(同前)地逃往西川。楊筠松趁機棄官為民,與知友贛州人濮則魏一起離京南下,走到湖北武昌時,遇到鄂州刺史廖鑾,由其引導來到當時的虔州。遠離長安,回歸民間,以他平素悉心鑽研的勘輿術,浪跡各地,為世人勘察,擇定吉穴佳壤,營造祖先墳墓。

 

楊筠松在贛南的興國、於都和寧都一帶廣招徒弟,開展講學活動,授以青鳥術。楊仙嶺還有楊筠松當年設壇講學遺址。楊仙嶺有許多弟子是堪輿名流。他的高徒有曾文迪,劉江東、廖禹、賴布衣、劉謙等。還有明十三陵勘測營造者廖均卿、上海古城營造者李國紀、為福建永定著名園形土樓——承啟樓選址設計者陶張都是他在贛南的弟子,深得楊筠松真傳。

 

唐天佑三年(西元九○七年),相傳楊救貧為贛州的一個官吏勘踏祖墳吉穴,酒後失言,遭到猜忌,用陰陽壺盛青酒,使他慢性中毒,在買舟東上返回於都的途中,毒性發作,死在舟中,時船已到于都寬田的藥口(亦名樂口)。《於都縣誌》(清同治版)載:“卒于贛,葬於中樂口”(於中樂口的於,繁體為“雩”,有古籍誤“雩”為“雲”,便成“雲中樂口”,即今山西大同)。 距楊公村管氏宗祠僅二華裏許。

 

楊筠松卒於楊仙嶺,由其高徒扶柩舟運人於都,葬於藥口其生前蔔定的墓穴。楊筠松安葬地地方叫楊公壩,原名“芒筒壩,為紀念這位救貧先生而改名為楊公壩,地處於都縣寬田鄉境內,緊靠梅江河畔,距縣城45公里 。明萬曆七年縣令葉夢熊在此豎碑紀念曰“唐國師楊公之位。”清段道軒、吳肇龍立碑曰“皇封金紫光祿大夫楊筠松之神位。”至今古碑猶存。

 

時逾千年,梅江改道,楊救貧墓早已遊入河底的不可知處,跡不可尋。明萬曆七年(西元一五七九年),太守葉夢熊曾在梅江西岸,江水從河頭村急轉直瀉寒信峽的山嘴處,正對著楊救貧墓址,立了一塊紅石日照碑,以資紀念。四百多年後的今天,這塊碑上鐫刻的“唐國師楊公”字樣,仍清晰可辨(此碑現為於都縣博物館收藏,而在原處由於都縣人民政府另立了一塊石碑)。

 

曾文迪

                                   

曾文迪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為江西雩都縣人,父曾求己(號公安,著青囊序)。文迪於經緯、黃庭、內景之書,無所不究,而地理尤精,粱·貞明年間(西元九一五――九二0年),游至袁州府萬載縣(江西廬陵),愛其縣北西山之丘,謂其徒曰:(死葬我於此)。及卒,葬其地。後其徒在豫章(江西南昌)忽見之,駭然而歸,啟其墳墓視之,乃空棺也。人以為屍解。著《尋龍記》、《陰陽問答》。

 

劉江東

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楊公弟子,江西雩都縣上牢人,子劉穎(次子),婿譚文謨,皆世世相傳。據《地理樞要》雲:(唐國師筠松于焉祖岩授之,曾、劉諸子焚香發誓,地坐、面乾,相願不語,書地作圖,圖畢,相輿禮拜而退,當時文迪契其旨。江東既退,又從而質諸,然後盡得其義。)世傳有《畫莢圖》乃劉公子、婿之後代所著,又有《金函經》為雩都譚寬(字仲簡,號敦素)著,又傳《倒杖法》為楊公所授。

 

司馬頭

相傳為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其生平不詳,《地理人子須知》引用諸名家堪輿書目,載《司馬頭陀水法》雲:(司仙著荊門州馬仙觀,有台基尚存,即其成道之所也)。《消遣集地理辨證補》載有(玄關同竅歌)。江西通志謂其名曦,唐時人。

 

何令通

我國南唐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名溥,賜號(紫霞),宜春(江西廬陵道)人,南唐時為國師,精堪輿術,著《靈城精義》,修道精靈,用心火自灼而化身。其書分兩卷;上卷論形氣,下卷論理氣。

 

吳景巒

風水師是具備風水知識,受人委託斷定風水好壞,必要時並予以修改的一種職業。通常風水師也兼具卜卦、看相、擇日等技藝,而某些道士、廟祝、中醫師等亦可能偶以風水營生。專職的風水師亦稱堪輿師,民間相信風水者常尊稱其為風 水 先生,由於風 水 先生要利用陰陽學說來解釋,並且人們認為他們是與陰陽界打交道的人,所以又稱這種人為陰 陽 先生。

中國古代,試圖解釋宇宙的結構和起源的思想中有兩條路線。一條見於陰陽家的著作,一條見於儒家的無名作者們所著的“易傳”。這兩條思想路線看來是彼此獨立發展的。下麵我們要講的《洪範》和《月令》,它們強調五行而不提陰陽;“易傳”卻相反,陰陽它講了很多,五行則隻字末提。可是到後來,這兩條思想路線互相混合了。到司馬談的時代已經是如此,所以《史記》把他們合在一起稱為陰陽家。

理想的風水模式《辭海》:風水,也叫堪輿。認為住宅基地或墳地周圍的風向水流等形勢,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禍福。也指相宅、相墓之法。

在中國古老學識當中有一門學科叫做堪輿,通常被稱為風水。堪輿的本義是天地。堪為天,輿為地。《文選·甘泉賦注》許慎曰:堪,天道也,輿,地道也。

有一些風水基本觀念的人都知道,「風水」名詞首見於《葬經》一書:「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之不散,行之使之有止,故謂之風水。」;然而自古以來,風水的發展過程中,卻有其他各種的名稱,如地理、陰陽、卜宅、相宅、相土、圖宅、形法、青囊、青烏、青鳥、堪輿等,均泛指風水的學問。而時至今日,風水的名稱已經廣泛流於民間,堪輿的稱謂似乎在學術界較被認同。而無論風水的名稱如何,就其所包含實際的內涵與意義來說,應是定義為:「舉凡人類為其居住環境所為的一切行為皆可謂之;包括對於居住環境的評估、分析、計算、規劃、選擇以及處理的一種學問。」。而風水師,就是具備風水知識,受人委託對風水情況進行評估、分析、計算、規劃、選擇以及處理的一種職業。

 

早在先秦就有相宅活動。一方面是相活人居所,一方面是相死人墓地。《尚書-召詔序》雲:“成王在豐,欲宅邑,使召公先相宅”這是相陽宅。《孝經-喪親》“蔔其宅兆而厝也”這是相陰宅。這就是用占卜的方式擇定地點。

先 秦的賢 君盤庚、公劉、周公在相地實踐中都作過貢獻。風水師很推崇秦惠王的異母兄弟愕裏子,傳說他曾經預測自己的墓地兩側將會有天王宮殿,並已應驗了。

先秦相宅沒有什麼禁忌,還發展成一種術數,也沒有那麼多迷信色彩。漢代是一個充斥禁忌的時代,有時日、方位、太歲、東西益宅、刑徒上墳等各種禁忌,墓上裝飾有避邪用的百八、石獸、鎮墓文。湖北省江陵鳳凰山墓出土的鎮墓文獻“江陵丞敢告地下丞”、“死人歸陰,生人歸陽”之語。還出現了《移徙法》、《圖宅術機》、《堪輿金匾》、《論宮地形》等有關風水的書籍。有個叫青烏子的撰有《葬經》,後世風水師奉他為宗祖。

魏晉產生了管輅、郭璞這樣的宗師。管輅是三國時平原術上,占墓有驗而聞名天下。現在流傳的《管氏地理指蒙》就是託名于管輅而作。郭璞的事蹟更加神奇,在《葬書》注評中有詳細介紹。南朝宋明帝是個最講忌諱的皇帝。宮內攤床、修牆必先祭神祈禱。他聽說蕭道成的祖墓有五色雲氣,就暗中派人在墳四角釘上鐵釘,可是蕭道成最後還是當了皇帝。

 

南齊時,衡陽地方有一怪俗,山民生病,就說是先人為禍,必須挖祖墳、洗屍骨,洗骨除崇。 

隋朝宰相楊恭仁移祖墳時,請了五六批風水師前往相地。其中有個叫舒綽的猜中了地下之物,受到重賞。當時相地最有名的是蕭吉,他曾給皇后擇吉地,當文帝不聽他的建議時,他預測到隋朝運數不長。他撰者《相地要錄》等書。

 

唐朝時,一般有文化的人都懂得風水出現了張說、浮屠泓、司馬頭陀、楊筠松、丘延翰、曾文遄等一大批名師,其中以楊筠松最負盛名。他把宮廷的風水書籍挾出,到江西一帶傳播,弟子盈門。當時,風水在西北也盛行。敦煌一帶有許多風水師,當地流傳一本《諸雜推五勝陰陽宅圖經》書中提倡房屋向陽、居高、鄰水的原則。

 

宋徽宗相信風水,曾聽信術上之言,墊高西北地勢,以便得到多子之兆。宋時老百姓普遍講究風水。《朱子家禮》說百姓家裏死了人,三月而葬,先把地形選好,再擇日開塋。宋代的風水大師特別多,賴文俊、陳摶、吳景鸞、傅伯通、徐仁旺、鄒寬、張鬼靈、蔡元定、厲伯韶等都很有名。

傳聞明代劉基最精於風水。有一本《堪輿漫興》就是託名於他。

縱觀歷史先秦是風水學說的孕育時期,宋代是盛行時期,明清是氾濫時期。本世紀以來風水學在舊中國是大有市場。解放後理論上受到沉重打擊,實踐中卻還不斷在運用。近年來,隨著國際上對風水的重視以及它的適用性,使風水這門古老的學科煥發出新的活力。

 

                             

現在風水師可以說到處都有,風水書刊也滿天飛,但是要聘請到一位真正有水準的風水師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是因為國家並沒有對風水師的資質給予認可,像醫生、律師那樣頒發執業證書;二是因為普通人對風水學並不瞭解,對風水師的真偽或者水準鑒別無從下手。下面的內容,對學習風水、研究風水或者正準備聘請風水師的人,可能會有所幫助。

 

基本專業素質要求測影圖風水學是一門綜合性的學問,即非單一的科學,也非純粹的文化。要求對某環境是否適宜某人工作、生活、安息或者開創某項事業,在理性的基礎上作出天才性的判斷。這就說明,風水學對風水師在“氣”方面的要求相當高,風水師既要對環境之“氣”能把握,也要對某人之“氣”能把握,只有這樣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否則,只會誤人。這是在專業技術方面的要求,另外還有職業道德方面的要求。一個好的風水師,往往會保護委託人的隱私,充分利用其能力化解矛盾, 而不是製造矛盾。

風水師的層次:

1,一般的民間風水師都是屬於低層次的,不可否認他們有一些風水學方面的知識,但只是“赤腳醫生”而已。這一層次的風水師往往只注重“形”,而很少涉及“氣”。經常背一些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口訣”,裝成很神秘的樣子。這一層次的風水師往往只注重經濟利益,經常會廣告自己。

 

2,中間層次的風水師能從“氣”方面去把握,有一定的“氣功”基礎,一些有傳承的道士屬於此類,但是人數不多。

 

3,高層次的風水師很少,此類風水師不僅技術高,而且道德水準也高,不重名利不索取。在技術方面如同高水準的醫生,診斷準確,處方合理。這類風水師往往不隨便給人看,需要通過熟悉的人介紹。

 

古代有名的風水師

郭璞

我國東晉時代的學者、文學家。字景純。河東聞喜(今屬山西)人。父郭瑗,晉初任建平太守。西晉末年郭璞預計到家鄉戰亂將起,於是避地東南。過江後在宣城太守殷□幕下任參軍,後又從宣城東下,被當時任丹陽太守的王導引為參軍。晉元帝即位後,任著作佐郎,遷尚書郎。後任大將軍王敦的記室參軍。因勸阻王敦圖逆,被害。追贈弘農太守。郭璞在古文字學和訓詁學方面有頗深的造詣,曾注釋《周易》、《山海經》、《爾雅》、《方言》及《楚辭》等古籍。郭璞詩文本有數萬言,“詞賦為中興之冠”(《晉書·郭璞傳》),多數散佚。今尚存辭賦10篇,較完整的詩18首。《隋書·經籍志》記載有“晉弘農太守《郭璞集》17卷”。今不存。明張溥輯有《郭弘農集》2卷,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相傳從河東郭公,授青囊九卷,洞悉陰陽、天文、五行、蔔筮之事。亦有傳說郭璞系得青烏子所授。有傳說青烏子即東漢張天師。璞於元帝時會召為‘著作佐郎’,帝崩,璞亦以母喪去職。世傳《葬書》、《青囊經》為其遺作。郭璞是歷史上第一個給風水定義的人,他在《葬書》中雲: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後人都視郭璞為風水史上之鼻祖。

 

丘延翰

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聞喜人。相傳其堪輿術授自白鶴仙人。唐玄宗開元中,星氣為異,朝廷患之,遺使斷其山。究其實,則丘翰所作之山也,捕之弗得,詔原其罪,乃詣闕,進圖經三卷(天機書),自撰《理氣心印》。玄宗爵以亞父,乃以金匱玉函藏其書。

 

楊筠松

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名益,別號亦玄,世稱‘救貧先生’。著《疑龍經》、《撼龍經》、《一粒粟》、《天玉經》、《都天寶照經》、《天元烏兔經》。

楊救貧,名益,字叔茂,號筠松。他生於唐太和八年(西元834年) 三月初八 戌時,卒于唐天佑三年(西元906年)。祖籍廣東信宜,唐僖宗朝國師,官至金紫光祿大夫,後寓居江西於都、興國等地,自稱救貧先生,是我國唐代相地的形勢派大師。《辭海》中收有楊筠松條曰:楊筠松竇州(今廣東信宜縣)人,精堪輿術。僖宗朝,官至金紫光祿大夫,掌靈臺地理事。黃巢犯闕,斷發入昆侖山,後以地理術行世,時稱“救貧先生”《江西通志》載:“筠松,竇州人。唐僖宗朝國師,官至金紫光祿大夫,掌靈臺地理事”。黃巢破京城,楊筠松乃斷發經侖,步龍一過虔州,以地理術行於世,稱救貧先生是也。卒於虔,葬於藥口。《地理正宗》、清乾隆欽定的《四庫全書》中均有關於楊筠松的記載。楊筠松後來定居沙河鎮境內楊仙嶺。他在楊仙嶺設壇修研學術,傳授高徒,研製楊盤,與贛州融為一體,故《四庫全書》載曰,楊筠松贛州人,不無道理。宋代陳振孫《書錄解題》載其名氏。

他在朝中任職期間,潛心披閱中國勘輿學鼻祖青烏子的《葬經》、郭璞的《錦囊經》、陶侃的《捉脈賦》、一行和尚的《界水說》、司馬頭陀的《水法》和丘延翰的《八字》、《天機》等一大批珍貴古籍。勘輿理論大有長進。

 

唐朝晚期,統治階級奢侈日甚,朝政腐敗、賦稅苛重、民不聊生。農民起義領袖黃巢揭竿而起,四方回應。從者如雲,義旗指處,所向披靡。唐廣明元年(西元八八○年) 十二月初五 ,起義大軍佔領潼關、攻克長安。唐僖宗李儼在“百官皆莫知之”(《資治通鑒》卷二五四)的緊急情況下,攜帶三個妃嬪、四個親王,僅有五百名神策“軍”護駕,倉皇逃出長安,“賓士不分晝夜”(同前)地逃往西川。楊筠松趁機棄官為民,與知友贛州人濮則魏一起離京南下,走到湖北武昌時,遇到鄂州刺史廖鑾,由其引導來到當時的虔州。遠離長安,回歸民間,以他平素悉心鑽研的勘輿術,浪跡各地,為世人勘察,擇定吉穴佳壤,營造祖先墳墓。

 

楊筠松在贛南的興國、於都和寧都一帶廣招徒弟,開展講學活動,授以青鳥術。楊仙嶺還有楊筠松當年設壇講學遺址。楊仙嶺有許多弟子是堪輿名流。他的高徒有曾文迪,劉江東、廖禹、賴布衣、劉謙等。還有明十三陵勘測營造者廖均卿、上海古城營造者李國紀、為福建永定著名園形土樓——承啟樓選址設計者陶張都是他在贛南的弟子,深得楊筠松真傳。

 

唐天佑三年(西元九○七年),相傳楊救貧為贛州的一個官吏勘踏祖墳吉穴,酒後失言,遭到猜忌,用陰陽壺盛青酒,使他慢性中毒,在買舟東上返回於都的途中,毒性發作,死在舟中,時船已到于都寬田的藥口(亦名樂口)。《於都縣誌》(清同治版)載:“卒于贛,葬於中樂口”(於中樂口的於,繁體為“雩”,有古籍誤“雩”為“雲”,便成“雲中樂口”,即今山西大同)。 距楊公村管氏宗祠僅二華裏許。

 

楊筠松卒於楊仙嶺,由其高徒扶柩舟運人於都,葬於藥口其生前蔔定的墓穴。楊筠松安葬地地方叫楊公壩,原名“芒筒壩,為紀念這位救貧先生而改名為楊公壩,地處於都縣寬田鄉境內,緊靠梅江河畔,距縣城45公里 。明萬曆七年縣令葉夢熊在此豎碑紀念曰“唐國師楊公之位。”清段道軒、吳肇龍立碑曰“皇封金紫光祿大夫楊筠松之神位。”至今古碑猶存。

 

時逾千年,梅江改道,楊救貧墓早已遊入河底的不可知處,跡不可尋。明萬曆七年(西元一五七九年),太守葉夢熊曾在梅江西岸,江水從河頭村急轉直瀉寒信峽的山嘴處,正對著楊救貧墓址,立了一塊紅石日照碑,以資紀念。四百多年後的今天,這塊碑上鐫刻的“唐國師楊公”字樣,仍清晰可辨(此碑現為於都縣博物館收藏,而在原處由於都縣人民政府另立了一塊石碑)。

 

曾文迪

                                   

曾文迪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為江西雩都縣人,父曾求己(號公安,著青囊序)。文迪於經緯、黃庭、內景之書,無所不究,而地理尤精,粱·貞明年間(西元九一五――九二0年),游至袁州府萬載縣(江西廬陵),愛其縣北西山之丘,謂其徒曰:(死葬我於此)。及卒,葬其地。後其徒在豫章(江西南昌)忽見之,駭然而歸,啟其墳墓視之,乃空棺也。人以為屍解。著《尋龍記》、《陰陽問答》。

 

劉江東

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楊公弟子,江西雩都縣上牢人,子劉穎(次子),婿譚文謨,皆世世相傳。據《地理樞要》雲:(唐國師筠松于焉祖岩授之,曾、劉諸子焚香發誓,地坐、面乾,相願不語,書地作圖,圖畢,相輿禮拜而退,當時文迪契其旨。江東既退,又從而質諸,然後盡得其義。)世傳有《畫莢圖》乃劉公子、婿之後代所著,又有《金函經》為雩都譚寬(字仲簡,號敦素)著,又傳《倒杖法》為楊公所授。

 

司馬頭

相傳為我國唐朝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其生平不詳,《地理人子須知》引用諸名家堪輿書目,載《司馬頭陀水法》雲:(司仙著荊門州馬仙觀,有台基尚存,即其成道之所也)。《消遣集地理辨證補》載有(玄關同竅歌)。江西通志謂其名曦,唐時人。

 

何令通

我國南唐時期著名的堪輿大師,名溥,賜號(紫霞),宜春(江西廬陵道)人,南唐時為國師,精堪輿術,著《靈城精義》,修道精靈,用心火自灼而化身。其書分兩卷;上卷論形氣,下卷論理氣。

 

吳景巒

不要拿你的無知來挑戰千年的精華。風水師可能愚昧無知,可能是神棍,也可能是混吃騙喝,麻煩你下次再說愚昧無知這句話的時候,去查一查,中國歷代風水大師的傑作。去看看什麼千年預言的推背圖,去故宮皇陵去看看,到底誰愚昧無知!風水始於春秋,長盛不衰,歷朝歷代,都極其重視,一個經得起千年淘洗的東西,你們說它是糟粕嗎?我再問你,你見過真正的風水師嗎?你知道什麼叫走馬斷陰陽嗎?無知小兒,休要猖狂。

就是風水師,民國時期很多人稱呼為陰陽先生而已。陰陽看陽宅風水和陰宅風水(墳地)而已。

和現代不同的是當時的風水師都順帶著操辦喪葬的而且諸如製煞方法也有自己一套用符,現代很多都是單純學形勢理氣風水用符不少直接用道教元帥符的。

風水師路過,相對於風水師,我更喜歡陰陽先生這個稱呼,因為這就是風水的核心要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