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士英,字廷延,號石溪,今嘉陵區人。明正德九年進士,錄官吏部主事,轉戶部郎中,明嘉靖二十一年,韓士英升工部右侍郎,總督漕運,巡撫江南。次年領南京兵部尚書銜,在南京擇將訓兵。配合戚繼光轉戰浙江、福建,將倭寇驅逐出境。奏捷回師時,嘉靖帝親書「宮保尚書」的匾額,嘉靖三十一年(1552),韓士英回朝任戶部尚書、入內閣閣老。

2020年王君植風水大師帶領入室弟子,遠赴四川南充實地考察韓閣老宗祠風水、祖墳風水;上面這幅圖就是韓閣老宗祠,前期遭到毀壞,韓氏後人重新在原址修建恢復原貌。韓士英的祖墳就在宗祠後面。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氏宗祠前面拍攝;這就是韓氏祖墳、宗祠的朝山。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用無人機航拍,從明堂的角度拍攝韓士英相國祖墳、宗祠,後龍是相當的強大,走勢踴躍,少祖山龍鳳發脈至此,入局開鉗結穴,宗祠建在鉗內,祖墳依脈而葬;韓氏後人介紹,韓大人的出生地陽宅就在附近的山背後,時代久遠,沒有建築,已無法考證。

這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閣老祖墳後面拍攝朝山;從不同角度拍攝展示。

韓士英,字廷延,號石溪,今嘉陵區人。明正德九年進士,錄官吏部主事,轉戶部郎中,明嘉靖二十一年,韓士英升工部右侍郎,總督漕運,巡撫江南。次年領南京兵部尚書銜,在南京擇將訓兵。配合戚繼光轉戰浙江、福建,將倭寇驅逐出境。奏捷回師時,嘉靖帝親書「宮保尚書」的匾額,嘉靖三十一年(1552),韓士英回朝任戶部尚書、入內閣閣老。

2020年王君植風水大師帶領入室弟子,遠赴四川南充實地考察韓閣老宗祠風水、祖墳風水;上面這幅圖就是韓閣老宗祠,前期遭到毀壞,韓氏後人重新在原址修建恢復原貌。韓士英的祖墳就在宗祠後面。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氏宗祠前面拍攝;這就是韓氏祖墳、宗祠的朝山。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用無人機航拍,從明堂的角度拍攝韓士英相國祖墳、宗祠,後龍是相當的強大,走勢踴躍,少祖山龍鳳發脈至此,入局開鉗結穴,宗祠建在鉗內,祖墳依脈而葬;韓氏後人介紹,韓大人的出生地陽宅就在附近的山背後,時代久遠,沒有建築,已無法考證。

這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閣老祖墳後面拍攝朝山;從不同角度拍攝展示。

韓士英,字廷延,號石溪,今嘉陵區人。明正德九年進士,錄官吏部主事,轉戶部郎中,明嘉靖二十一年,韓士英升工部右侍郎,總督漕運,巡撫江南。次年領南京兵部尚書銜,在南京擇將訓兵。配合戚繼光轉戰浙江、福建,將倭寇驅逐出境。奏捷回師時,嘉靖帝親書「宮保尚書」的匾額,嘉靖三十一年(1552),韓士英回朝任戶部尚書、入內閣閣老。

2020年王君植風水大師帶領入室弟子,遠赴四川南充實地考察韓閣老宗祠風水、祖墳風水;上面這幅圖就是韓閣老宗祠,前期遭到毀壞,韓氏後人重新在原址修建恢復原貌。韓士英的祖墳就在宗祠後面。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氏宗祠前面拍攝;這就是韓氏祖墳、宗祠的朝山。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用無人機航拍,從明堂的角度拍攝韓士英相國祖墳、宗祠,後龍是相當的強大,走勢踴躍,少祖山龍鳳發脈至此,入局開鉗結穴,宗祠建在鉗內,祖墳依脈而葬;韓氏後人介紹,韓大人的出生地陽宅就在附近的山背後,時代久遠,沒有建築,已無法考證。

這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閣老祖墳後面拍攝朝山;從不同角度拍攝展示。

韓士英,字廷延,號石溪,今嘉陵區人。明正德九年進士,錄官吏部主事,轉戶部郎中,明嘉靖二十一年,韓士英升工部右侍郎,總督漕運,巡撫江南。次年領南京兵部尚書銜,在南京擇將訓兵。配合戚繼光轉戰浙江、福建,將倭寇驅逐出境。奏捷回師時,嘉靖帝親書「宮保尚書」的匾額,嘉靖三十一年(1552),韓士英回朝任戶部尚書、入內閣閣老。

2020年王君植風水大師帶領入室弟子,遠赴四川南充實地考察韓閣老宗祠風水、祖墳風水;上面這幅圖就是韓閣老宗祠,前期遭到毀壞,韓氏後人重新在原址修建恢復原貌。韓士英的祖墳就在宗祠後面。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氏宗祠前面拍攝;這就是韓氏祖墳、宗祠的朝山。

這幅圖是王君植大師用無人機航拍,從明堂的角度拍攝韓士英相國祖墳、宗祠,後龍是相當的強大,走勢踴躍,少祖山龍鳳發脈至此,入局開鉗結穴,宗祠建在鉗內,祖墳依脈而葬;韓氏後人介紹,韓大人的出生地陽宅就在附近的山背後,時代久遠,沒有建築,已無法考證。

這是王君植大師站在韓閣老祖墳後面拍攝朝山;從不同角度拍攝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