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观领之精灵兮。喜气尊权,立起龙祖于八排,渡出秋风而过峡,直走马之牵连,起伏悠扬,星发木火之通明,然巍苍苍。左布东水坑而幡转右放三丫而流传,立起三台之走马,复开大帐于高崖,左携印尺,右带仓库。蜂腰鹤膝,水木芦鞭,既似梧桐芍药,还成杞子珠连,气雄脉壮体势高昂,放曜布肘而行龙,天泰顿起于云霄,左帐放于塘步,此中受财之奴,直走九脑之芙蓉,远望藕节之丝连,形威发势而飞蚕,开帐列屏,直走东邑丽矛飞,前切灵鼓于涌垌,罗围排列如城池,后发正脉于高崖,前纳秀水而回居,左旗右鼓,乾峰特起,石峰排列如文士,水口窦出戍乾而关锁,横作石狮子而拦河,龙似灰蛇草线,藕断丝连,形似仙人大座,题成秦皇点兵之机,脉望若隐而若现,却似深闺美女,江石把守如拦柜,四山朝拜,三水合于平田,处处弯环,官鬼禽曜而把守,石峰排列如席帽,签筒笔架居南宫,既镇乾马而喧天,更把坤牛而望月故国守城于千年,垂统创业千万古,天兮福兮留后阴德,受福之将兮,后至之知,非福薄兮,实有鬼神所司,欲扦祖骸安可,远两千里,时而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听天所作,留后福遇,时师莫作,神圣明之理多阴积兮,世代昌期,言卜吉穴,先天之理,予登其岭,天尊地卑,圣人之作,亦从天地,以明天之道也,其维圣人乎,乾兑之数,形影河图一六同宗,共合参五,马入松岗,一奇一藕,是故天星影乎地下,福穴照乎天中,张五六兮,不差不移,自行四川于三罗,亦看有四百余名地寻到此处极乐,自叹自笑,方知此地数其贵者,七贡八解历科士,八县九州傅五府,七傅五状并皇居,我欲卜葬于宜父安可,谊兄福薄而无义不日谊之母受天之禄,予念谊母之情义,卜葬蜈蚣咬蚕,理宜福场横居谊兄谊奈何福薄,被他阻抗之事,宾兮主兮,福之微兮,颠兮倒兮,自日未至失机,妄作蜈蚣而屈死,儿孙世代福暂稀。

严宗龙题天子岭仙人大座地赋(罗定市木头塘)

尝观领之精灵兮。喜气尊权,立起龙祖于八排,渡出秋风而过峡,直走马之牵连,起伏悠扬,星发木火之通明,然巍苍苍。左布东水坑而幡转右放三丫而流传,立起三台之走马,复开大帐于高崖,左携印尺,右带仓库。蜂腰鹤膝,水木芦鞭,既似梧桐芍药,还成杞子珠连,气雄脉壮体势高昂,放曜布肘而行龙,天泰顿起于云霄,左帐放于塘步,此中受财之奴,直走九脑之芙蓉,远望藕节之丝连,形威发势而飞蚕,开帐列屏,直走东邑丽矛飞,前切灵鼓于涌垌,罗围排列如城池,后发正脉于高崖,前纳秀水而回居,左旗右鼓,乾峰特起,石峰排列如文士,水口窦出戍乾而关锁,横作石狮子而拦河,龙似灰蛇草线,藕断丝连,形似仙人大座,题成秦皇点兵之机,脉望若隐而若现,却似深闺美女,江石把守如拦柜,四山朝拜,三水合于平田,处处弯环,官鬼禽曜而把守,石峰排列如席帽,签筒笔架居南宫,既镇乾马而喧天,更把坤牛而望月故国守城于千年,垂统创业千万古,天兮福兮留后阴德,受福之将兮,后至之知,非福薄兮,实有鬼神所司,欲扦祖骸安可,远两千里,时而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听天所作,留后福遇,时师莫作,神圣明之理多阴积兮,世代昌期,言卜吉穴,先天之理,予登其岭,天尊地卑,圣人之作,亦从天地,以明天之道也,其维圣人乎,乾兑之数,形影河图一六同宗,共合参五,马入松岗,一奇一藕,是故天星影乎地下,福穴照乎天中,张五六兮,不差不移,自行四川于三罗,亦看有四百余名地寻到此处极乐,自叹自笑,方知此地数其贵者,七贡八解历科士,八县九州傅五府,七傅五状并皇居,我欲卜葬于宜父安可,谊兄福薄而无义不日谊之母受天之禄,予念谊母之情义,卜葬蜈蚣咬蚕,理宜福场横居谊兄谊奈何福薄,被他阻抗之事,宾兮主兮,福之微兮,颠兮倒兮,自日未至失机,妄作蜈蚣而屈死,儿孙世代福暂稀。

严宗龙留题阳春西风坑之丹炉覆火

罗定高州两干龙,迢迢行走远离宗。

两龙走入阳春地,雌者在南北者雄。

万里雌雄相会处,西风坑里是真踪。

朝间收气是东风,晚间收气是西风。

山川化作丹炉样,巧结穴情似覆钟。

内有楼台高耸立,外有贵砂数十重。

水到明堂缠不去,绯回不舍聚堂中。

若有福人来葬发,丁似文王富石崇。

葬下之年便发福,二十九名进士翁。

五位状元就来到,还生两女掌后宫。

嵯峨顶上接云烟,脱落九胎金乳圆。

内有旗鼓金马印,外有狮象北辰镇。

也知进士难言尽,更有公候将相钱。

千两黄金不点穴,福地留与福人扦。

阳春西风坑,丹炉覆火,有四百多年历史了!西风坑列入阳春三怪之一,怪在夜间吹西风,日间吹东风,不论乱什么风,他周年复始,四季不变,严宗龙师当时路过看到此地,南北两龙宾主相迎,砂水弯环有情,水口禽兽各星齐全,说大地可出状元,当时想点比福主,看到这里仙女,传说中的西风妹,严宗龙上前对西风妹说?找个丈夫配比你好吗?西风妹说你不怕瞎盲眼你就点这个地,西风妹说她丈夫还在广西做牛做马,严宗龙看这是天意,就留下这个留题,一直来有好多广西朋友来找这个丹炉覆火!现在阳春西风坑以有十几个坟了,有出军长,有出重点大学教授,有出博士,有出大富小贵。

严宗龙留题阳春西风坑之丹炉覆火

罗定高州两干龙,迢迢行走远离宗。

两龙走入阳春地,雌者在南北者雄。

万里雌雄相会处,西风坑里是真踪。

朝间收气是东风,晚间收气是西风。

山川化作丹炉样,巧结穴情似覆钟。

内有楼台高耸立,外有贵砂数十重。

水到明堂缠不去,绯回不舍聚堂中。

若有福人来葬发,丁似文王富石崇。

葬下之年便发福,二十九名进士翁。

五位状元就来到,还生两女掌后宫。

嵯峨顶上接云烟,脱落九胎金乳圆。

内有旗鼓金马印,外有狮象北辰镇。

也知进士难言尽,更有公候将相钱。

千两黄金不点穴,福地留与福人扦。

阳春西风坑,丹炉覆火,有四百多年历史了!西风坑列入阳春三怪之一,怪在夜间吹西风,日间吹东风,不论乱什么风,他周年复始,四季不变,严宗龙师当时路过看到此地,南北两龙宾主相迎,砂水弯环有情,水口禽兽各星齐全,说大地可出状元,当时想点比福主,看到这里仙女,传说中的西风妹,严宗龙上前对西风妹说?找个丈夫配比你好吗?西风妹说你不怕瞎盲眼你就点这个地,西风妹说她丈夫还在广西做牛做马,严宗龙看这是天意,就留下这个留题,一直来有好多广西朋友来找这个丹炉覆火!现在阳春西风坑以有十几个坟了,有出军长,有出重点大学教授,有出博士,有出大富小贵。

严宗龙题金竹大山将军出阵

之南是广东,有贤龙。

白花岭顶起少祖,层层叠叠降真踪。

远近不过三十里,燕古兼界是中宫。

过峡起龙楼,鸡冠落脉气尊崇。

面前亦有金锁禽,马傍笔架一样同。

回头狮子朝见穴,旗戈叠叠透天中。

此地结作贪狼木,将军出阵甚威风。

琴笛筲弦样样应,钟鼓两旁响咚咚。

来龙结穴真奇妙,山溪藏穴向大垌。

有福之人葬得着,无福之人眼寻朦。

丙戌丁亥无人葬,戊子已丑地花红。

此龙起自钱排之太祖,辞楼下殿,五星齐备,一路奔腾踊跃,千里迢递而至,游羊笪岭步仙人山中水荫龙池。起白花之少宗,镇扶桑而依日,耸云汉以插天,聚讲五星辰,实谓美龙殿,顿起四方玉带缠扬。有此龙祖显达,实钟天地之奇,列而起祖振四方,而太宗南极牵连而来,东岳顿众而聚品字宏开三台,玄字转于九天,五步一凝三里一散,乾坤原其定位,夫妇因其同行。巍巍峨峨顿伏冲天,远观如万马奔腾,近看似龙行凤舞。鸾飞蜘蛛架线出脉,铁石开翼,雌雄顿伏间星,日月护从乃仓乃库乃旗乃鼓,金箱玉印舟船弗渡。近则似小,远则高耸,孟仲季牵连而来,高尖秀而独立,势如红云遮帐,形喝仙人大座。实鬼神之所司,非凡人之可求,至于结作星辰形落九天星斗。气接百里之旺脉,贯万岭之宗。周围拱顾,穴结于渺茫,怪拙显微有凭,如鱼沉而雁起,若燕巢而鸠飞。而弗啼潜踪,绯徊弗见,岂瞒君人之耳目,实鬼神之易知。穴前水朝百里长江大会,左右砂抱层层,远近护从,四旁山弯环抱,一带平天缠护,天关开至白鸠,地户锁于虎跳,日月抱三江之水,捍门于前后,群砂翁聚如卒如兵,千仓万箱,局势堂堂,剑戈列于女柳,展诰轴于北辰,帝座揖于氏星,峰峰秀拔,山山凌云,如锯如齿,成千成万济世兴邦。三代封候,家门名荣,百亿之财,富堪敌国。

严宗龙题金竹大山将军出阵

之南是广东,有贤龙。

白花岭顶起少祖,层层叠叠降真踪。

远近不过三十里,燕古兼界是中宫。

过峡起龙楼,鸡冠落脉气尊崇。

面前亦有金锁禽,马傍笔架一样同。

回头狮子朝见穴,旗戈叠叠透天中。

此地结作贪狼木,将军出阵甚威风。

琴笛筲弦样样应,钟鼓两旁响咚咚。

来龙结穴真奇妙,山溪藏穴向大垌。

有福之人葬得着,无福之人眼寻朦。

丙戌丁亥无人葬,戊子已丑地花红。

此龙起自钱排之太祖,辞楼下殿,五星齐备,一路奔腾踊跃,千里迢递而至,游羊笪岭步仙人山中水荫龙池。起白花之少宗,镇扶桑而依日,耸云汉以插天,聚讲五星辰,实谓美龙殿,顿起四方玉带缠扬。有此龙祖显达,实钟天地之奇,列而起祖振四方,而太宗南极牵连而来,东岳顿众而聚品字宏开三台,玄字转于九天,五步一凝三里一散,乾坤原其定位,夫妇因其同行。巍巍峨峨顿伏冲天,远观如万马奔腾,近看似龙行凤舞。鸾飞蜘蛛架线出脉,铁石开翼,雌雄顿伏间星,日月护从乃仓乃库乃旗乃鼓,金箱玉印舟船弗渡。近则似小,远则高耸,孟仲季牵连而来,高尖秀而独立,势如红云遮帐,形喝仙人大座。实鬼神之所司,非凡人之可求,至于结作星辰形落九天星斗。气接百里之旺脉,贯万岭之宗。周围拱顾,穴结于渺茫,怪拙显微有凭,如鱼沉而雁起,若燕巢而鸠飞。而弗啼潜踪,绯徊弗见,岂瞒君人之耳目,实鬼神之易知。穴前水朝百里长江大会,左右砂抱层层,远近护从,四旁山弯环抱,一带平天缠护,天关开至白鸠,地户锁于虎跳,日月抱三江之水,捍门于前后,群砂翁聚如卒如兵,千仓万箱,局势堂堂,剑戈列于女柳,展诰轴于北辰,帝座揖于氏星,峰峰秀拔,山山凌云,如锯如齿,成千成万济世兴邦。三代封候,家门名荣,百亿之财,富堪敌国。

严宗龙留题石人坑地赋

石人岭顶起三峰,开屏列将似芙蓉。

左长右短砂为贵,跌落中秋拥护从。

变化贪狼龙结穴,金榜题名富贵翁。

飞鹰打兔还小结,门楼坑尾出英雄。

溶溶四水一堂聚,震位文笔扦居东。

若是福家寻此地,先文后武出神童。

前观砂帽眼前看,代代儿孙富贵崇。

榜山马上当面照,结拜夫妻也成龙。

决不假言难点穴,三边总镇福善忠。

旗鼓送龙真秀气,气雄天顶案重重。

意欲卜葬居地远,重生二女配皇宫。

上分下马将军处,坐正八排是祖宗。

左边法脉同幡盖,右边法脉凤鸡冲。

大地多藏腰里结,少祖丹炉是穴中。

莫非阴阳而难遇,不读诗书也成功。

水照明堂无源去,铁锁关门迹无踪。

不识穴形观其影,太极穴月是铜钟。

后学未精难以言,再求师秘在其中。

暗印空中看不见,笔架签同列远峰。

卯宿二度穴无假,直向二源头二洞。

心欲想送人福薄,脚踏浮云时时通。

水之????秀,九曲湾环似棉弓。

(注:复印看不清)

又要吉时吉日葬,想来千年冬过冬。

福家若然葬得着万代儿孙不愁穷。

严宗龙留题石人坑地赋

石人岭顶起三峰,开屏列将似芙蓉。

左长右短砂为贵,跌落中秋拥护从。

变化贪狼龙结穴,金榜题名富贵翁。

飞鹰打兔还小结,门楼坑尾出英雄。

溶溶四水一堂聚,震位文笔扦居东。

若是福家寻此地,先文后武出神童。

前观砂帽眼前看,代代儿孙富贵崇。

榜山马上当面照,结拜夫妻也成龙。

决不假言难点穴,三边总镇福善忠。

旗鼓送龙真秀气,气雄天顶案重重。

意欲卜葬居地远,重生二女配皇宫。

上分下马将军处,坐正八排是祖宗。

左边法脉同幡盖,右边法脉凤鸡冲。

大地多藏腰里结,少祖丹炉是穴中。

莫非阴阳而难遇,不读诗书也成功。

水照明堂无源去,铁锁关门迹无踪。

不识穴形观其影,太极穴月是铜钟。

后学未精难以言,再求师秘在其中。

暗印空中看不见,笔架签同列远峰。

卯宿二度穴无假,直向二源头二洞。

心欲想送人福薄,脚踏浮云时时通。

水之????秀,九曲湾环似棉弓。

(注:复印看不清)

又要吉时吉日葬,想来千年冬过冬。

福家若然葬得着万代儿孙不愁穷。

尝观领之精灵兮。喜气尊权,立起龙祖于八排,渡出秋风而过峡,直走马之牵连,起伏悠扬,星发木火之通明,然巍苍苍。左布东水坑而幡转右放三丫而流传,立起三台之走马,复开大帐于高崖,左携印尺,右带仓库。蜂腰鹤膝,水木芦鞭,既似梧桐芍药,还成杞子珠连,气雄脉壮体势高昂,放曜布肘而行龙,天泰顿起于云霄,左帐放于塘步,此中受财之奴,直走九脑之芙蓉,远望藕节之丝连,形威发势而飞蚕,开帐列屏,直走东邑丽矛飞,前切灵鼓于涌垌,罗围排列如城池,后发正脉于高崖,前纳秀水而回居,左旗右鼓,乾峰特起,石峰排列如文士,水口窦出戍乾而关锁,横作石狮子而拦河,龙似灰蛇草线,藕断丝连,形似仙人大座,题成秦皇点兵之机,脉望若隐而若现,却似深闺美女,江石把守如拦柜,四山朝拜,三水合于平田,处处弯环,官鬼禽曜而把守,石峰排列如席帽,签筒笔架居南宫,既镇乾马而喧天,更把坤牛而望月故国守城于千年,垂统创业千万古,天兮福兮留后阴德,受福之将兮,后至之知,非福薄兮,实有鬼神所司,欲扦祖骸安可,远两千里,时而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听天所作,留后福遇,时师莫作,神圣明之理多阴积兮,世代昌期,言卜吉穴,先天之理,予登其岭,天尊地卑,圣人之作,亦从天地,以明天之道也,其维圣人乎,乾兑之数,形影河图一六同宗,共合参五,马入松岗,一奇一藕,是故天星影乎地下,福穴照乎天中,张五六兮,不差不移,自行四川于三罗,亦看有四百余名地寻到此处极乐,自叹自笑,方知此地数其贵者,七贡八解历科士,八县九州傅五府,七傅五状并皇居,我欲卜葬于宜父安可,谊兄福薄而无义不日谊之母受天之禄,予念谊母之情义,卜葬蜈蚣咬蚕,理宜福场横居谊兄谊奈何福薄,被他阻抗之事,宾兮主兮,福之微兮,颠兮倒兮,自日未至失机,妄作蜈蚣而屈死,儿孙世代福暂稀。

严宗龙题天子岭仙人大座地赋(罗定市木头塘)

尝观领之精灵兮。喜气尊权,立起龙祖于八排,渡出秋风而过峡,直走马之牵连,起伏悠扬,星发木火之通明,然巍苍苍。左布东水坑而幡转右放三丫而流传,立起三台之走马,复开大帐于高崖,左携印尺,右带仓库。蜂腰鹤膝,水木芦鞭,既似梧桐芍药,还成杞子珠连,气雄脉壮体势高昂,放曜布肘而行龙,天泰顿起于云霄,左帐放于塘步,此中受财之奴,直走九脑之芙蓉,远望藕节之丝连,形威发势而飞蚕,开帐列屏,直走东邑丽矛飞,前切灵鼓于涌垌,罗围排列如城池,后发正脉于高崖,前纳秀水而回居,左旗右鼓,乾峰特起,石峰排列如文士,水口窦出戍乾而关锁,横作石狮子而拦河,龙似灰蛇草线,藕断丝连,形似仙人大座,题成秦皇点兵之机,脉望若隐而若现,却似深闺美女,江石把守如拦柜,四山朝拜,三水合于平田,处处弯环,官鬼禽曜而把守,石峰排列如席帽,签筒笔架居南宫,既镇乾马而喧天,更把坤牛而望月故国守城于千年,垂统创业千万古,天兮福兮留后阴德,受福之将兮,后至之知,非福薄兮,实有鬼神所司,欲扦祖骸安可,远两千里,时而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听天所作,留后福遇,时师莫作,神圣明之理多阴积兮,世代昌期,言卜吉穴,先天之理,予登其岭,天尊地卑,圣人之作,亦从天地,以明天之道也,其维圣人乎,乾兑之数,形影河图一六同宗,共合参五,马入松岗,一奇一藕,是故天星影乎地下,福穴照乎天中,张五六兮,不差不移,自行四川于三罗,亦看有四百余名地寻到此处极乐,自叹自笑,方知此地数其贵者,七贡八解历科士,八县九州傅五府,七傅五状并皇居,我欲卜葬于宜父安可,谊兄福薄而无义不日谊之母受天之禄,予念谊母之情义,卜葬蜈蚣咬蚕,理宜福场横居谊兄谊奈何福薄,被他阻抗之事,宾兮主兮,福之微兮,颠兮倒兮,自日未至失机,妄作蜈蚣而屈死,儿孙世代福暂稀。

严宗龙留题阳春西风坑之丹炉覆火

罗定高州两干龙,迢迢行走远离宗。

两龙走入阳春地,雌者在南北者雄。

万里雌雄相会处,西风坑里是真踪。

朝间收气是东风,晚间收气是西风。

山川化作丹炉样,巧结穴情似覆钟。

内有楼台高耸立,外有贵砂数十重。

水到明堂缠不去,绯回不舍聚堂中。

若有福人来葬发,丁似文王富石崇。

葬下之年便发福,二十九名进士翁。

五位状元就来到,还生两女掌后宫。

嵯峨顶上接云烟,脱落九胎金乳圆。

内有旗鼓金马印,外有狮象北辰镇。

也知进士难言尽,更有公候将相钱。

千两黄金不点穴,福地留与福人扦。

阳春西风坑,丹炉覆火,有四百多年历史了!西风坑列入阳春三怪之一,怪在夜间吹西风,日间吹东风,不论乱什么风,他周年复始,四季不变,严宗龙师当时路过看到此地,南北两龙宾主相迎,砂水弯环有情,水口禽兽各星齐全,说大地可出状元,当时想点比福主,看到这里仙女,传说中的西风妹,严宗龙上前对西风妹说?找个丈夫配比你好吗?西风妹说你不怕瞎盲眼你就点这个地,西风妹说她丈夫还在广西做牛做马,严宗龙看这是天意,就留下这个留题,一直来有好多广西朋友来找这个丹炉覆火!现在阳春西风坑以有十几个坟了,有出军长,有出重点大学教授,有出博士,有出大富小贵。

严宗龙留题阳春西风坑之丹炉覆火

罗定高州两干龙,迢迢行走远离宗。

两龙走入阳春地,雌者在南北者雄。

万里雌雄相会处,西风坑里是真踪。

朝间收气是东风,晚间收气是西风。

山川化作丹炉样,巧结穴情似覆钟。

内有楼台高耸立,外有贵砂数十重。

水到明堂缠不去,绯回不舍聚堂中。

若有福人来葬发,丁似文王富石崇。

葬下之年便发福,二十九名进士翁。

五位状元就来到,还生两女掌后宫。

嵯峨顶上接云烟,脱落九胎金乳圆。

内有旗鼓金马印,外有狮象北辰镇。

也知进士难言尽,更有公候将相钱。

千两黄金不点穴,福地留与福人扦。

阳春西风坑,丹炉覆火,有四百多年历史了!西风坑列入阳春三怪之一,怪在夜间吹西风,日间吹东风,不论乱什么风,他周年复始,四季不变,严宗龙师当时路过看到此地,南北两龙宾主相迎,砂水弯环有情,水口禽兽各星齐全,说大地可出状元,当时想点比福主,看到这里仙女,传说中的西风妹,严宗龙上前对西风妹说?找个丈夫配比你好吗?西风妹说你不怕瞎盲眼你就点这个地,西风妹说她丈夫还在广西做牛做马,严宗龙看这是天意,就留下这个留题,一直来有好多广西朋友来找这个丹炉覆火!现在阳春西风坑以有十几个坟了,有出军长,有出重点大学教授,有出博士,有出大富小贵。

严宗龙题金竹大山将军出阵

之南是广东,有贤龙。

白花岭顶起少祖,层层叠叠降真踪。

远近不过三十里,燕古兼界是中宫。

过峡起龙楼,鸡冠落脉气尊崇。

面前亦有金锁禽,马傍笔架一样同。

回头狮子朝见穴,旗戈叠叠透天中。

此地结作贪狼木,将军出阵甚威风。

琴笛筲弦样样应,钟鼓两旁响咚咚。

来龙结穴真奇妙,山溪藏穴向大垌。

有福之人葬得着,无福之人眼寻朦。

丙戌丁亥无人葬,戊子已丑地花红。

此龙起自钱排之太祖,辞楼下殿,五星齐备,一路奔腾踊跃,千里迢递而至,游羊笪岭步仙人山中水荫龙池。起白花之少宗,镇扶桑而依日,耸云汉以插天,聚讲五星辰,实谓美龙殿,顿起四方玉带缠扬。有此龙祖显达,实钟天地之奇,列而起祖振四方,而太宗南极牵连而来,东岳顿众而聚品字宏开三台,玄字转于九天,五步一凝三里一散,乾坤原其定位,夫妇因其同行。巍巍峨峨顿伏冲天,远观如万马奔腾,近看似龙行凤舞。鸾飞蜘蛛架线出脉,铁石开翼,雌雄顿伏间星,日月护从乃仓乃库乃旗乃鼓,金箱玉印舟船弗渡。近则似小,远则高耸,孟仲季牵连而来,高尖秀而独立,势如红云遮帐,形喝仙人大座。实鬼神之所司,非凡人之可求,至于结作星辰形落九天星斗。气接百里之旺脉,贯万岭之宗。周围拱顾,穴结于渺茫,怪拙显微有凭,如鱼沉而雁起,若燕巢而鸠飞。而弗啼潜踪,绯徊弗见,岂瞒君人之耳目,实鬼神之易知。穴前水朝百里长江大会,左右砂抱层层,远近护从,四旁山弯环抱,一带平天缠护,天关开至白鸠,地户锁于虎跳,日月抱三江之水,捍门于前后,群砂翁聚如卒如兵,千仓万箱,局势堂堂,剑戈列于女柳,展诰轴于北辰,帝座揖于氏星,峰峰秀拔,山山凌云,如锯如齿,成千成万济世兴邦。三代封候,家门名荣,百亿之财,富堪敌国。

严宗龙题金竹大山将军出阵

之南是广东,有贤龙。

白花岭顶起少祖,层层叠叠降真踪。

远近不过三十里,燕古兼界是中宫。

过峡起龙楼,鸡冠落脉气尊崇。

面前亦有金锁禽,马傍笔架一样同。

回头狮子朝见穴,旗戈叠叠透天中。

此地结作贪狼木,将军出阵甚威风。

琴笛筲弦样样应,钟鼓两旁响咚咚。

来龙结穴真奇妙,山溪藏穴向大垌。

有福之人葬得着,无福之人眼寻朦。

丙戌丁亥无人葬,戊子已丑地花红。

此龙起自钱排之太祖,辞楼下殿,五星齐备,一路奔腾踊跃,千里迢递而至,游羊笪岭步仙人山中水荫龙池。起白花之少宗,镇扶桑而依日,耸云汉以插天,聚讲五星辰,实谓美龙殿,顿起四方玉带缠扬。有此龙祖显达,实钟天地之奇,列而起祖振四方,而太宗南极牵连而来,东岳顿众而聚品字宏开三台,玄字转于九天,五步一凝三里一散,乾坤原其定位,夫妇因其同行。巍巍峨峨顿伏冲天,远观如万马奔腾,近看似龙行凤舞。鸾飞蜘蛛架线出脉,铁石开翼,雌雄顿伏间星,日月护从乃仓乃库乃旗乃鼓,金箱玉印舟船弗渡。近则似小,远则高耸,孟仲季牵连而来,高尖秀而独立,势如红云遮帐,形喝仙人大座。实鬼神之所司,非凡人之可求,至于结作星辰形落九天星斗。气接百里之旺脉,贯万岭之宗。周围拱顾,穴结于渺茫,怪拙显微有凭,如鱼沉而雁起,若燕巢而鸠飞。而弗啼潜踪,绯徊弗见,岂瞒君人之耳目,实鬼神之易知。穴前水朝百里长江大会,左右砂抱层层,远近护从,四旁山弯环抱,一带平天缠护,天关开至白鸠,地户锁于虎跳,日月抱三江之水,捍门于前后,群砂翁聚如卒如兵,千仓万箱,局势堂堂,剑戈列于女柳,展诰轴于北辰,帝座揖于氏星,峰峰秀拔,山山凌云,如锯如齿,成千成万济世兴邦。三代封候,家门名荣,百亿之财,富堪敌国。

严宗龙留题石人坑地赋

石人岭顶起三峰,开屏列将似芙蓉。

左长右短砂为贵,跌落中秋拥护从。

变化贪狼龙结穴,金榜题名富贵翁。

飞鹰打兔还小结,门楼坑尾出英雄。

溶溶四水一堂聚,震位文笔扦居东。

若是福家寻此地,先文后武出神童。

前观砂帽眼前看,代代儿孙富贵崇。

榜山马上当面照,结拜夫妻也成龙。

决不假言难点穴,三边总镇福善忠。

旗鼓送龙真秀气,气雄天顶案重重。

意欲卜葬居地远,重生二女配皇宫。

上分下马将军处,坐正八排是祖宗。

左边法脉同幡盖,右边法脉凤鸡冲。

大地多藏腰里结,少祖丹炉是穴中。

莫非阴阳而难遇,不读诗书也成功。

水照明堂无源去,铁锁关门迹无踪。

不识穴形观其影,太极穴月是铜钟。

后学未精难以言,再求师秘在其中。

暗印空中看不见,笔架签同列远峰。

卯宿二度穴无假,直向二源头二洞。

心欲想送人福薄,脚踏浮云时时通。

水之????秀,九曲湾环似棉弓。

(注:复印看不清)

又要吉时吉日葬,想来千年冬过冬。

福家若然葬得着万代儿孙不愁穷。

严宗龙留题石人坑地赋

石人岭顶起三峰,开屏列将似芙蓉。

左长右短砂为贵,跌落中秋拥护从。

变化贪狼龙结穴,金榜题名富贵翁。

飞鹰打兔还小结,门楼坑尾出英雄。

溶溶四水一堂聚,震位文笔扦居东。

若是福家寻此地,先文后武出神童。

前观砂帽眼前看,代代儿孙富贵崇。

榜山马上当面照,结拜夫妻也成龙。

决不假言难点穴,三边总镇福善忠。

旗鼓送龙真秀气,气雄天顶案重重。

意欲卜葬居地远,重生二女配皇宫。

上分下马将军处,坐正八排是祖宗。

左边法脉同幡盖,右边法脉凤鸡冲。

大地多藏腰里结,少祖丹炉是穴中。

莫非阴阳而难遇,不读诗书也成功。

水照明堂无源去,铁锁关门迹无踪。

不识穴形观其影,太极穴月是铜钟。

后学未精难以言,再求师秘在其中。

暗印空中看不见,笔架签同列远峰。

卯宿二度穴无假,直向二源头二洞。

心欲想送人福薄,脚踏浮云时时通。

水之????秀,九曲湾环似棉弓。

(注:复印看不清)

又要吉时吉日葬,想来千年冬过冬。

福家若然葬得着万代儿孙不愁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