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你身上有陰氣盤踞,近期必有血光之災,須得立佛供香破財消災,與命中貴人陰陽相合,才能保你家人平安、萬事順遂⋯⋯”

聽到微信那頭九華山“風水大師”一段高深莫測的說辭,劉玲(化名)頓時慌了神。

為了吸收“陽氣”化解災兇,在“風水大師”的指點下,劉玲與一位八字吻合的“貴人”相見並發生了性關係,還給其出資合夥“做生意”。

直到劉玲意識到被騙報警、公安機關破案,她才知道,微信上聯繫的“風水大師”、介紹她和“大師”認識的“風水先生”以及所謂的“貴人”,其實都是一個人。

近日,河北省滄州市青縣人民法院審理了這樣一起以封建迷信為幌子實施詐騙、強奸的案件。

男子胡某僅有初中文化,平時靠維修天然氣壁掛爐養家糊口。 2020年12月,在入戶維修時,胡某結識了女子劉某。胡某謊稱劉某家院子裡的幾棵樹風水不好,有“陰氣”,影響家庭運勢,建議劉某把樹刨掉,家中難事即可迎刃而解。

對於胡某的妄言,劉某聽後竟深以為然,覺得此人有些“道行”,還將胡某介紹給了最近婚姻不順的妹妹劉玲。在姐姐的介紹下,劉玲加上了胡某的微信。胡某見狀,開始暗自盤算起一出騙局。

為博得劉玲信任,胡某先是故作坦誠,通過微信告訴她面臨的問題比較嚴重,自己“道行”太淺看不了。一番推辭後,胡某透露自己在九華山有位“師父”,頗有“道行”,願意向劉玲引薦,劉玲欣然答應。

胡某又叮囑劉玲,九華山的“師父”輕易不給生人算命,要劉玲假稱為自己表妹才行。劉玲見其行事十分神秘,更加深信不疑。隨後,胡某將自己另一個暱稱為“超越”的微信號推薦給劉玲,搖身一變成為九華山“風水大師”。

此後,胡某使用“超越”的微信號給劉玲觀看面相,並占卜其生辰八字,故弄玄虛地說出了一些劉玲婚姻家庭和事業上遇到的不順事情,劉玲連連首肯。胡某又趁機說劉玲身上“陰氣”很重,近期會有血光之災,要想消災解難,需要找一個八字吻合的“貴人”,與其發生性關係,吸收“陽氣”,否則家人會發生意外。

劉玲聽到後有些猶豫,又顧慮“大師”說的災禍,一時慌了神,便問“大師”哪裡可以找到這樣的“貴人”。胡某稱自己恰巧認識一個條件相符的,可以為其推薦。隨後,胡某用第三個微信號假裝為“貴人”,與劉玲進行聯繫。

2020年12月20日,劉玲與胡某假扮的“貴人”相約在一處快捷酒店見面並發生關係。幾天后,胡某故技重施再次強奸了劉玲。

在此期間,胡某以九華山“風水大師”的名義,要求劉玲長期與“貴人”保持關係,還要求其與“貴人”合財做生意,並讓她出錢供奉佛像以保平安,先後共計詐騙劉玲8萬元。

數日後,劉玲發覺不對,於是向所謂的“貴人”討要之前做生意的錢,胡某推三阻四,稱錢已經花完。此時劉玲終於明白這一切都是騙局,遂向青縣公安局報案。

2021年4月12日,青縣人民檢察院向青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胡某犯強姦罪、詐騙罪。

“我看到你身上有陰氣盤踞,近期必有血光之災,須得立佛供香破財消災,與命中貴人陰陽相合,才能保你家人平安、萬事順遂⋯⋯”

聽到微信那頭九華山“風水大師”一段高深莫測的說辭,劉玲(化名)頓時慌了神。

為了吸收“陽氣”化解災兇,在“風水大師”的指點下,劉玲與一位八字吻合的“貴人”相見並發生了性關係,還給其出資合夥“做生意”。

直到劉玲意識到被騙報警、公安機關破案,她才知道,微信上聯繫的“風水大師”、介紹她和“大師”認識的“風水先生”以及所謂的“貴人”,其實都是一個人。

近日,河北省滄州市青縣人民法院審理了這樣一起以封建迷信為幌子實施詐騙、強奸的案件。

男子胡某僅有初中文化,平時靠維修天然氣壁掛爐養家糊口。 2020年12月,在入戶維修時,胡某結識了女子劉某。胡某謊稱劉某家院子裡的幾棵樹風水不好,有“陰氣”,影響家庭運勢,建議劉某把樹刨掉,家中難事即可迎刃而解。

對於胡某的妄言,劉某聽後竟深以為然,覺得此人有些“道行”,還將胡某介紹給了最近婚姻不順的妹妹劉玲。在姐姐的介紹下,劉玲加上了胡某的微信。胡某見狀,開始暗自盤算起一出騙局。

為博得劉玲信任,胡某先是故作坦誠,通過微信告訴她面臨的問題比較嚴重,自己“道行”太淺看不了。一番推辭後,胡某透露自己在九華山有位“師父”,頗有“道行”,願意向劉玲引薦,劉玲欣然答應。

胡某又叮囑劉玲,九華山的“師父”輕易不給生人算命,要劉玲假稱為自己表妹才行。劉玲見其行事十分神秘,更加深信不疑。隨後,胡某將自己另一個暱稱為“超越”的微信號推薦給劉玲,搖身一變成為九華山“風水大師”。

此後,胡某使用“超越”的微信號給劉玲觀看面相,並占卜其生辰八字,故弄玄虛地說出了一些劉玲婚姻家庭和事業上遇到的不順事情,劉玲連連首肯。胡某又趁機說劉玲身上“陰氣”很重,近期會有血光之災,要想消災解難,需要找一個八字吻合的“貴人”,與其發生性關係,吸收“陽氣”,否則家人會發生意外。

劉玲聽到後有些猶豫,又顧慮“大師”說的災禍,一時慌了神,便問“大師”哪裡可以找到這樣的“貴人”。胡某稱自己恰巧認識一個條件相符的,可以為其推薦。隨後,胡某用第三個微信號假裝為“貴人”,與劉玲進行聯繫。

2020年12月20日,劉玲與胡某假扮的“貴人”相約在一處快捷酒店見面並發生關係。幾天后,胡某故技重施再次強奸了劉玲。

在此期間,胡某以九華山“風水大師”的名義,要求劉玲長期與“貴人”保持關係,還要求其與“貴人”合財做生意,並讓她出錢供奉佛像以保平安,先後共計詐騙劉玲8萬元。

數日後,劉玲發覺不對,於是向所謂的“貴人”討要之前做生意的錢,胡某推三阻四,稱錢已經花完。此時劉玲終於明白這一切都是騙局,遂向青縣公安局報案。

2021年4月12日,青縣人民檢察院向青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胡某犯強姦罪、詐騙罪。